岑文本升官而忧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周礼

岑文本,字景仁,出生于官僚世家,是唐太宗最赏识的几位重臣之一。他自幼聪慧,博览群书,很有才华和智谋。十四岁那年,其父岑之象被人陷害入狱。为了营救父亲,他只身前往司隶鸣冤。面对堂上老爷,他不亢不卑,据理力争,辩对哀畅。司隶命他作《莲花赋》,他不假思索,一挥而就。司隶只好重审此案,并释放了他父亲。

627贞观元年 (公元年),岑文本被任命为秘书郎,兼任直中书省。唐太宗行藉田(古时帝王春耕前,以奉祀宗庙)之礼,岑文本上书《藉田颂》;元日,太宗大宴群臣,岑文本又上书《三元颂》,文辞俱佳,深得太宗的赏识。随后,经李靖举荐,岑文本被擢升为中书舍人。后来中书侍郎颜师古因事失官,大家都认为后继无人,唐太宗却说:“我有南阳岑文本,才能远在颜师古之上。”太宗遂封岑文本为中书侍郎,专管机密。

虽然岑文本身居高位, 又深受太宗的宠信,但他为人却十分谦恭,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介书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晋王李治被立为太子后,许多名士都前往东宫兼职,以便获取更多的利益。唐太宗也想让岑文本去太子府兼任一个官职,但岑文本谢绝说:“臣以平庸之才,早已超过了本分,守此一职,犹惧不能胜任,岂能再添东宫的官职,以速遭时谤。臣请一心侍奉陛下,不愿再求东宫的恩惠。”太宗闻言只好作罢,但要他每隔五日去东宫一趟。

644贞观十八年(公元年),岑文本被任命为中书令(宰相)。对于一般人来说,升官发财是人生中最得意的时刻,更何况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中书令,然而岑文本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色。他的母亲感到十分奇怪,不解地问他: “你获得升迁是一件天大的 喜事,为何反而愁容满面呢? ”岑文本回答说:“我无功于国家,又与皇帝非亲非故,获得太大的宠幸,职位高责任重,这是古人所忌的,所以感到忧虑。”这时,亲朋好友听说他升了官,都前来祝贺,岑文本却说:“今天,我只接受吊唁不接受庆贺。”随后,又有人劝他趁大权在握时多置办些田产,为子孙后代谋些福利。岑文本听后叹息着说:“我只是南方一平民,徒步入关,往日的希望,不过秘书郎、一县令罢了。而无汗马之劳,只因文墨位至中书令,这也到了极点了。承受俸禄之重,已足以令人恐惧,怎么还能再谈置买田产呢?”

岑文本的谦虚谨慎、居安思危、低调做人的作风打动了太宗,太宗对他亲之信之,视为左膀右臂。岑文本病危时,太宗曾亲自前往探视,流着眼泪安抚他。岑文本逝世后,太宗又悲恸地说:“文本殒逝,令人悲伤,今宵夜警,所不忍闻。”即命停止夜警。追赠岑文本为侍中、广州都督,赐谥号宪,陪葬于昭陵。

所谓树大招风,高处不胜寒,越是位高权重,越是容易受到排挤和打压。岑文本在朝中却少有政敌,也从未受到太宗的猜忌。可以说,这些都与岑文本的为人之道和为官之道分不开,值得后世之人学习。

2016 11【原载 年 月(下)《领导文萃》】

辕 辕插图 岑文本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