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作家”被取消会籍背后

茵翟星理 陈玉静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翟星理 陈玉静

2016 9年 月初,中国作家协会官网发布公告称,鉴于张景山、方竟成、李永新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被定罪判刑,根据《中国作家协会章程》第二十六条规定,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决定,取消上述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籍。这已经不是中国作协第一次高调“清理2009门户”了。据记者统计,从 年至今,中国2009 7 2010 11 2013作协先后于 年 月、 年 月、 年7 2015 1月和 年 月,四次公开取消了九名因涉及贪腐而入刑的落马官员会籍。加上这一次,总共有十二名落马官员被中国作协“除名”。

报销出书费用的“官员诗人”中国作协本次除名的三名落马官员中,李永新因早前被披露贪污两百九十余万元、受贿八百八十七余万元、挪用公款六千四百

1998 2009五十万元而备受关注。 年至 年初,李永新历任鹤壁矿务局局长、鹤煤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中原煤化集团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执掌河南煤业重镇长达十年。河南省作协会员家杰(化名)告诉记者,

2003 2008身为煤企老总的李永新曾于 年至年在河南作家圈子里创下五年出八本书的纪录,“不过目前能够确定李永新为作者的只有诗集《秋色为谁欢呼》《醒悟即财富》,以 及《李永新诗词书法集》《中华圣人》(四册装,与他人合著)。”

一位曾在鹤煤集团十矿任中层干部的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李永新虽然酷爱文学,但创作能力一般,除了那句被广为诟病的‘火车轰隆运煤忙,运到江边发电厂’,李永新在鹤煤集团工作期间还创作过‘黑煤灰煤硬如铁,我用镐头把它卸’之类的诗句。”

该人士回忆,李永新曾在一个私人场合询问一些中层职工有无购买他的书,得到否定的答复之后他有些不快,撂下一句“你们应该多读书”便拂袖而去。这位人士还透露,

2004李永新出新书时十分看重排场, 年初出的一本新书最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过研讨会。为了准备这场研讨会,李永新利用鹤煤集团的招牌四处发邀请函。2005 9 26年 月 日,李永新在北京召开新

10 3书《醒悟即财富》发布会,而同年 月 日,鹤

38煤集团二矿 煤柱工作面发生瓦斯爆炸,导致三十四人死亡,引起公众广泛关注。“集团有一些中层干部为了表达不满,买了李永新几十本新书回家论斤当废品卖。”该人士说。

从已经得到确认的犯罪事实看,李永新已经被“作家身份”冲昏了头脑,为了满足自己出书的嗜好而频繁滥用权力。根据河南省高院公布的李永新贪污、受贿案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李永新曾用公款购书且报销出书

2006 6费用。 年 月,李永新为出版《李永新诗词书法集》,安排鹤煤集团二矿、三矿、五矿、六矿、八矿、十矿将出书费用六十四万两千元人民币予以报销。该书出版后,李永新安排鹤煤集团向下属单位免费发放两千册,价值十三万六千元。2006 11

年 月,时任河南省先进文化研究会会长的张某戊邀请李永新共同署名出版《中华圣人》一书。该书印刷期间,李永新安排鹤煤集团六矿将张某戊提供的用于出书

的二十四万八千元购纸发票予以报销。该书出版后,李永新将一千套摊销到下属单位,获得书款九十八万元。

“自费出书”这笔生意甘肃籍作家张弓告诉记者,“无论是自费出书还是出版社包销,官员会员的书基本不愁销路。”

河南一家出版社负责自费出书的人士向记者介绍,“对出版社而言,自费出书的业

10%, 10%务量一般不到总体业务的 但这 的业务中,作协官员会员出诗集、书法作品集、诗画集的不在少数。”该人士说,“也有官员会员寻求与出版社合作,即出版社印刷、销售,官员拿稿酬和版税,但根据作品质量和市场预期分析,最近四五年找上门来的官员作者,没有一个人的作品质量符合出版社的规定。”

通常而言,官员会员自费出书时,出版社不负责销售,印好后官员们会全部拉走自己售卖。

除了出书外,作协的官员会员还有一项收入来源,即参加由企业主办的各类笔会、作品研讨会。一位与官员打交道多年的文化界人士告诉记者:“官员们就算不出席只提供一份讲稿,企业也会提供相应的费用。双方各取所需,官员可以得到十分正当的收入,企业则能联络到想见的官员。”

“随着反腐的持续深入,一批官员作家相继被查处。‘身’既败,‘名裂’随之,贪官人生的整体性崩塌,也在意料之中。无论是‘经国之大业’,还是‘不朽之盛事’,文苑之地都应该保持清静、干净。”

2016 12 1【原载 年 月 日《南方周末》】

辕 辕插图 “润笔费” 张 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