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坑儿与儿坑官员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阡陌

1 11月 日,由广东省纪委宣传部、南方日报、南

+方 客户端联合制作的广东首个反腐脱口秀节目———《武松来了》推出第二集。节目中,广东两名落马厅长首次出镜忏悔。他们一个是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一个是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前者敛财为儿子还赌债,后者则把儿子当成了与不法商人置换利益的工具。媒体谓之:两名落马厅长,一个被儿坑,一个坑了儿。

从两名厅长忏悔的内容看,“被儿坑”与“坑了儿”的概括可谓形象,有很强的对比劝谕意味。前者活脱脱是“熊孩子惹祸”———李兴华的儿子欠下巨额赌债,只得躲债度日。李亦不堪其扰,虽对儿子多番教训,但还是无济于事。最后,不惜动用公权力摆平家事,通过受贿“子债父偿”。后者则是“坏家长搞事”———出于洗钱的考虑,黄柏青给儿子办了香港户口和银行账号,形成了“老子在境内给人办事,儿子在境外大肆收钱”的腐败链条。

不过,仔细一琢磨,却会发现:厅官坑儿为真,儿坑厅官为假。前者自不待言,至于后者,原因大抵有 三。其一,子不教,父之过。儿子自高中起便沉迷于游戏,经常彻夜不归。李兴华是否尽过教导之责?教过但没有教导好,这依旧是其责任。其二,身为父亲,李兴华竟然想包揽儿子一切,包括他的债务,却没有教会他“自己的事自己负责”。其三,公私混淆。为儿还债倒也可以理解,但不该把父亲和厅长两个角色混为一谈。

由此来看,李兴华哪里是被儿子坑了,分明是自己把儿子坑了。而归根到底,还是自己把自己坑了。本质上,他与坑儿的黄柏青并无不同。老子当了厅长,儿子却被坑了,难道真的如中纪委开年反腐巨制《打铁还需自身硬》中,某贪腐官员所说的那样“为官伤亲”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个案不代表大多数,个性也不能代表共性。

国人的一个普遍特点是,对跟自己越亲密的人,越缺乏边界意识。于一些亲友而言,官员一朝掌权,多少可以借公权之名替自己牟取些许利益。于部分官员而言,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糟粕思想影响,老惦记着以权谋私,食利自肥。李兴华、黄柏青两人正 是如此,不同之处在于,李兴华是为了给儿子“擦屁股”,黄柏青是为了满足一己贪欲。两名身居高位的厅长坑了自己的同时,还把自己的娃也拉下水。于李兴华而言,他的儿子会不会悔恨,是自己把父亲送进了牢笼呢?

2017 1 13【原载 年月 日《南方都市报·街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