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泽征尔的两次下跪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薛峰

1994

年,小泽征尔应邀回到出生地沈阳,指挥辽宁交响乐团上演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排练中,他将指挥棒敲了一下乐谱架然后后说:“从明天起,我们进行个人演奏过关训练。”

在以后的时间里,乐团每天训练六个钟头。小泽的头发都被汗水湿透了,可他坚持指挥。等候在演练厅的官员要接见和宴请小泽,被他谢绝了。他说:“我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送给沈阳市人民一台满意的交响乐,我不想见任何与音乐会无关的人。”

到第三天下午,小泽实在太疲劳了。他先是蹲在地板上指挥,后来,干脆就跪在地板上指挥,脸上的汗水挥洒在乐谱和地板上……

还有一次下跪,更令人感动。1978 6

年 月,小泽征尔第二次访问北京,他指挥中央乐团演奏了弦乐合奏《二泉映月》,大获成功,受到听众的一致好评,人们站起来长时间为他鼓掌。因为大家没想到《二泉映月》竟然能这样演奏,并且演奏得那么动人。

第二天,小泽到中央音乐学院访问,顺便想听听二胡独奏《二泉映月》的原曲。当时,为他演奏的是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一位十七岁的女生姜建华。一声长叹开头后,旋律渐起,时而如诉如泣,时而哀婉凄凉,时而缠缠绵绵,小泽征尔听着听着,突然从坐着的椅子上顺 势跪下去。在场的人们大惊,姜建华也不知所措地停止了演奏。

坐在他身旁的中央音乐学院院长同样惊呆了,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赶紧拉着他的手把他扶在座位上。可小泽征尔不肯,他虔诚地说:“这种音乐应当跪下去听。坐着和站着听,都是极不恭敬的。”

他就这样一直跪着,双膝并立,直到曲终。演奏完后,小泽泪流满面地站起来,对姜建华深情地鞠了一躬,说:“谢谢你的演奏,要是早一点听到你用二胡演奏它,我是根本不敢指挥乐队再演奏它的。”随后又喃喃自语地说,“这是真正的天籁,是世界级名曲。”

2016 6【原载 年第 期《智慧东方》】

辕 辕插图 小泽征尔 佚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