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市上修鞋的老人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薛小玲

修鞋的摊子在最西头,是集市的尾处。四个修鞋匠散坐在路边,有三位正在忙活,只一位清闲着。

我问 :“钉鞋掌多少钱? ”他接过鞋认真地左看右看,又抬头看我,不是很坚决地说:“得五块吧! ”我重复一句:“五块? ”他马上说:“那,四块,不能少了! ”这次的话倒是坚决了,但我看得出来他说得一点也不理直气壮。

我知道,这样的一双鞋掌在城里要八块。

他有点邋遢。因为冷,或者因为上了年纪不能自制,他的手有点抖,说话时清鼻涕滴落在裤子上,却浑然不觉。但他干活很认真,只是慢,我觉得他有点紧张,因为期间他几次抬头看我,很小心翼翼的那种,可能怕我嫌弃了他的慢。

我觉得人的紧张是因为没有沟通的缘故,于是便和他说了几句,但他却做不到一心二用,回答的时候,都要停下手里的活,怔怔地想半天才开口,说完,又赶紧低头干活。

鞋子钉好了,因为没有磨边机,所以鞋掌的边缘有点粗糙,他开始用砂纸细细地打磨。这鞋掌是用旧车轮胎剪的,别看是废物利用,却比那些现成的好多了,耐磨,穿三年五年都不会坏。这不是我说的,是他说的。不过,我信。

我用双手搓着我的脚,天阴着,凉气袭人,十来分钟等下来,我裸露在外的脚 有点冷,他很歉意地看着我说:“别见怪,人老了,干活慢,冻着脚了吧? ”我说没事,不要紧。

不知怎的,我竟又一次涌上了和他聊聊的念头,我先问他一天能挣多少钱,他尴尬地笑,说:“挣不了几个钱,老了干活慢,没人愿意来我这儿修鞋。都是捡漏,别人家干不完的活才轮到我,一天挣个十来块就知足了! ”我冒冒失失地问:“那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不在家好好养老,家里的孩子不管你?”他倒是没有见怪,只是说:“不挣多也挣少,孩们都不容易,能帮衬就帮衬点,咋的也能挣个买菜舀油钱!”

穿上鞋子,我掏出五元钱给他,他哆哆嗦嗦地翻出一个旧布缝制的钱包,我说别找了,你干活仔细,值这个价!他愣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地说那不中,该是啥是啥,咋能沾你的光?都不 容易!我没再坚持,将他找给我的一元纸币小心地放进我的钱包里。系好鞋带站起来,跺跺脚,我说你手艺真好!他呵呵地笑,有点自豪的样子,不复紧张。2017 1 9【原载 年月日《工人日报·家园》】辕 辕插图 修鞋匠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