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臣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朱瑾洁

功臣

“老耿,你上报了!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老耿正赶着吃饱的羊群往家走,远远看见村支书老郝手拿报纸挥舞着,像迎接凯旋的战士。老耿走过去问:“我啥时候上的报纸? ”

老耿抢过报纸,赶紧展开,只看了一眼就热泪盈眶。大红的报头底下,不仅有他和他的羊,还有那天对他问寒问暖的市委书记。“这上面都说啥了?”老郝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老耿,你是咱村的大功臣。” “咋成功臣了? ” “孩子们今后不用爬铁索桥上学了,你不是功臣谁是功臣? ”

“这么说吴书记答应给咱村建桥修路了?”

“那还有假!报纸都登了,你向吴书记反映问题,吴书记对你的意见高度重视,要求相关职能部门立即调查研究,确定方案,确保给你一个满意答复。”

“好啊,太好了!要是架了桥修了路,等吴书记再来,我给他磕头!”老耿抹了把泪,从老郝手里要过报纸,恭恭敬敬折好放进上衣口袋。

几天后,天刚蒙蒙亮,老郝就来了,对着窗户喊:“老耿,老耿你快起来! ” “这么早啥事啊?” “昨晚乡里来电话,说今天县里来人勘探。” “他们来,有我啥事? ” “村里要你只羊。”老郝边说边走进羊圈,一把揪住那只最肥的羊,拽着就走。老 耿心里一疼,可也没有办法,任由老郝牵着羊往村部去了。

一连七天,来的人都在大山里转悠,老耿负责带路。村里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守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妇女儿童,只有老耿整天在山里放羊,攀岩跳涧比较轻车熟路。几个人一会儿瞄瞄这儿,一会儿量量那儿,老耿也瞅不出啥名堂,只在心里祷告着:“快点快点啊,干完活赶紧走,我的羊可让你们吃了三只呀! ”

这天,临近中午,老耿的羊群正在离勘探队不远的山坡上吃草。老郝过来了,走进羊群逮着一只就走。老耿远远看着,心里一急,冲老郝喊:“昨天不是才吃吗?”老郝呆了呆才喊道:“今天是最后一只,领导们吃完晚饭就走。”

一个年轻人过来笑着说:“您的羊真好,要不是工作已经完成,我们还真不想走呢。”老耿苦着脸,虽不情愿可还是要挽留:“咋这就走了?还没架桥修路呢?”“架桥修路的事不归我们管。”“啊?哦。”老耿欲言又止,已在心里问了好几句:“不管架桥修路,那你们来干什么? ”

晚上,想着前前后后没了的五只羊,老耿翻来覆去睡不着,泪水打湿了枕头。

夏去秋来,秋去冬来,孩子们上学还是得心惊肉跳地爬铁索桥。老耿盼星星盼月亮,也没盼来架桥修路的队伍,急得慌了神,心想:“现在不来,来年春短,夏天雨多,来了也不好施工啊……不行,俺得去问问。”

老耿跟谁也没提,自个儿起了个大

早,怀揣报纸去了县城。城里人群熙熙攘攘,马路纵横交错,老耿吓蒙了,也不知该去哪里,该去找谁。多亏遇到好心人,指引他去了信访局。

县里电话打到乡里,乡里电话打到村 里。傍晚时分,老郝喘着气赶到时,老耿在接待室外面的长椅上睡得正香。梦中,路修通,桥修好,村里人都在笑。

2016 12 22【原载 年 月 日《检察日报·市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