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封面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我读封面· 2016年的十二幅“面孔”

2016年《杂文选刊》的十二幅“面孔”,几乎全是“笑”的“表情”,可她灿烂的“笑容”里藏着锋利的“刀锋”,她画(话)外有“音”,画(话)里带刺。第一期的《共筑》、第四期的《快乐新农村》两幅图画,画里无“刺”,细细深思却又是现实中的两大痛点:在全民失信的社会,要建筑一个人人守信的社会,谈何容易?青壮打工去,老弱留守在荒芜的村庄里,要建成图中描绘的新农村,恐怕永远是一个“梦”;第二期的《盼》、第七期的《留守儿童》、第九期的《父母的责任》讲了三个不幸的家庭故事,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个个不同;第六期《猴哥能报销》、第九期《进来一个宰一个》借古喻今,生动讽刺一些有后台的人的嘴脸;第八期《人小鬼大》,让人为孩子们的“聪明”担忧;第五期《如此招聘》像一把尺子,量出了某些用人单位与科学的“距离”;十一期《搬迁》把乔迁之喜,演绎成一部“恐怖”大片,可见“导演”不凡的功力;十二期《医院门前买卖多》,让“观众”看了一出“黄牛”与医院那点“猫腻”的压轴大戏。(读2016年封面)

渊山西冤 刘天明

·感 悟· “烧钱”还是“烧人”改革开放以来,“量化”一词趋热。对于可量可度的事物,“量化”是好标准。而有 些事,特别是涉及人文精神的东西,一旦标准失衡且盲目量化,则祸害丛生。由电视剧的“烧钱游戏”,联想到生活现实“,全盘量化”的危害确实不浅。随着“经济效益”的不断发酵,“钱币”成为“量化”的唯一标准:有钱才叫“成功”,“身价”就是值多少钱。“找对象”,男人看女人的“颜值”,女人看男人的“物值”(房子、车子、聘礼等)。金钱的量化达到“可烧”程度,人的精神离崩溃就不远了。

(读2017年1月《“电视剧沦为烧钱游戏”令谁悲哀?》) 阎侃 渊天津冤

莫让“裸”殃民祸国前些日子,一则关于女大学生“裸条借贷”的消息浮出水面。女大学生民间借贷的抵押物竟是手持身份证的裸照及视频,还有捆绑在一起的个人身份信息等,把公民的个人隐私当作社会信用的抵押物,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如果说“裸官”是某些人 “交流平台”栏目欢迎您的参与。您可就栏目、文章、版式以及题插图等发表意见,可抒发对于杂文、杂文创作的见解,亦可与编辑探讨或与读友交流对于社会问题的见解或疑惑。内容不限,形式不拘,字数二百以内。投稿方式:寄信至130022) 5758 ( 长春市卫星路 号(请于信封标注“交流平台”栏目 ); 发 送 电 子 邮 件 至扎憎曾噪赠糟岳员远猿援糟燥皂;发送短信至13844882250。

的创新,目的是为了逃避法律的追究,“裸条借贷”可谓是另一部分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创举了,两种用“裸”来达到某种个人目的的做法,从某种意义上都触及到了法律的边界,都应当严厉打击。

(读2017年1月《警惕“裸条借贷“”裸体典当”》)

渊山东冤 刘冠顶

炒作悲哀电视剧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炒”的,即使“做剧卖剧是一门生意,“少数人”也要安心把生意做好,而不是让其陷入“烧钱游戏”的乱象。用物质力量主宰艺术本身,到头来只是场轰轰烈烈的过眼云烟。“烧钱”的电视文化寓于商业文化中,是当今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更是民族生活方式的缩影。悲哀的是这违背了艺术规律,毁了文化的本来面目……

(读2017年1月《“电视剧沦为烧钱游戏”令谁悲哀?》) 曹勇 渊安徽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