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吃肉我喝汤”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陶舜

从官员的“大实话”里可以读懂世事人情。

落马的海南省文昌市原副市长符涛生这样为自己辩解:“开发商们个个腰缠万贯,个个是款爷,一个工程赚的钱够他们享用很多年。这些工程是我帮他们拿到的,他们发财吃肉时,自己跟着喝些汤也在情理之中……”

符涛生的这一番“大实话”可谓“贪腐有理论”,“开发商吃肉我喝汤”是一种心理失衡,更是“雁过拔毛”式的主动腐败。奇葩的是,据《法制日报》报道,符涛生大谈“被动受贿说”,声称自己是被动的,因为有时候“想说不,真的很难”。他和这些工程老板都成了好朋友,他们过年过节来送礼物,是基于朋友之间的情义,大多系正常的人情往来。

然而,饰说改变不了事实,符涛生的自我瞒骗无法 在司法机构那蒙混过关,实际上也无法说服他自己:你真的相信脱去这身官服,各种工程老板还能当你是朋友, 年过节还宜继续给你送礼吗?想一想铁窗泪,说“不”真有那么难吗?近日,符涛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七十万元。

开发商为什么能个个“腰缠万贯、发财吃肉”?这就不能不谈及中国经济越来越多地被房地产绑架的尴尬现实,其背后则是地方上越来越严重的土地财政依赖症。中国经济越是进入L型底部运行期,地方上越是抓紧土地财政的救命稻草。如此形势下,开发商不怕房子卖不掉,更不怕房子卖不出高价。开发商有“肉”吃的前提是请地方政府先吃。符涛生看开发商吃“肉”自己想喝“汤”,这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地方政府已 经合法地吃过“肉”了,地方官员还想喝“汤”,势必要动开发商和人民的奶酪。开发商无非少吃几块“肉”,但其他人可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官员的“大实话”暴露了一些地方权力运行的秘密。近年来,腐败案往往集中在政商关系链上,其中房地产领域是重灾区,开发商与地方官员勾肩搭背的现象非常普遍。中纪委的反腐纪录片里就有许多此类案例,有的官员收受开发商的财物,有的官员则以超低价向开发商买房。透过现象看本质,这里边仍是权力不受监督的问题,或者说是“权大于法”的问题。

当江西省资溪县的干部面对强拆对象,毫无愧色、脱口而出“权大于法”时,当资溪县法制办主任嬉皮笑脸,说“你说到法治,我就觉得好笑”时,人民就要哭了。反腐工作有三个层次,要让官员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要做到这三个层次,首先必须狠刹“权大于法”这股歪风,加强法治建设,筑牢制度的防火墙。唯有如此,才能断掉“开发商吃肉我喝汤”的妄想和路径,让老百姓有“肉”吃。 插图 贪腐有理论 毕传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