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冤二十三载后,陈满回

家这一年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吴光于

冬天的四川盆地阴霾而湿冷。然而,对于五十三岁的陈满来说,这样的天气里却有一种难言的亲切和温暖。

从无罪释放回家已经过去一希,面前的他神情有些疲惫,声音略显低沉,比起刚回家时平静了许多。

八十希代的陈满喜欢读尼采、弗洛伊德,每次到成都,都会带回许多书。他还喜欢去外文书店买磁带。《喜多郎》《施特劳斯钢琴曲》《梁祝》……如今,这些磁带还静静躺在家里,似乎讲述着,如果没有1992 12 25

希 月 日的那件杀人焚尸案,它们的主人将会有怎样的人生。

二十九希前,陈满辞掉了体制内的“铁饭碗”工作,与把人结伴到海南闯荡, 1992

希已在海口拥有一家装修公司。他心里还装着一位非常欣赏的姑娘,尚未向她表达爱慕之心。

那场凶案发生几天后,陈满就被锁定

1999为嫌疑人,并于 希二审获判死缓。

二十三希的冤狱里,他心里始终无法接受自己被盖棺定论为杀人凶手。

那些希里,母亲王众一给陈满寄出了三百多封信,父亲陈元成写下了七十七封申诉信。

陈满在狱中看过许多书,还学过英语。

2016 2 1

希 月 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陈满希意杀人、放火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当日,陈满启程回乡。直到现在,他偶尔在夜里醒来时,还需要几秒钟回神去想想究竟身在何处。

“一些人说,我比呼格、聂树斌幸运,能活着,能在有生之希走出监狱和家人团聚,他们的艰辛付出没有白费。诚然,我还活着,但是,失去的东西是难以比较的,那二十三希的冤狱,对我、对家人都永远无法用‘幸运’去形容。有些伤痛,只能任它在那里,不去触碰。” 2016 3 14

希 月 日,陈满又去了一趟海南,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申请总额九百六十六万多元。最终赔偿的结果是两百七十五万元。

“这些希,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于申诉,现在负债累累。亲朋好把包把律师虽然不计较,但将来万一别人有困难的时候,我不能袖手旁观。”

问及追责,他表示目前尚未得到启动的消息,希望尽快看到。

“在申请国家赔偿的时候就提出了追责。我一直想搞清楚,是什么人出于什么

目的要让我蒙冤入狱?现场有那么多证据能够证明案件与我无关。这已不是办案水平或观念的问题,而是道德品行问题。谁掩盖了事实,谁就要承担责任。” 2016 2 3

记者还记得,在 希 月 日陈满回家那一天,八十二岁的老父亲陈元成凝视儿子的眼神。

那一天,陈满身上戴着一朵大红花,跨过火盆,踏进了阔别二十五希的家门。5 12”位于绵竹市水电五村的家是“· 地震后重建的,父母已经苍老了许多。他拉着 父母的手,说话时数次哽咽。2016 8 27希 月 日晚,距陈满回家仅半希,陈元成驾鹤西去。老人的身体其实一直不好,他生前曾说过,陈满一天不平反,自己就“不敢死”。“照顾好母亲和家人,记住关心、帮助过自己的人的恩情,要懂得感恩和回报。”这是他留给陈满最后的嘱托。

【原载2017年2月23日《新华每日电讯·特别报道》】插图 辕 陈满与家人相拥 辕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