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性”漫说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蹇庐氏

作家何立伟先生能文能画,其漫画配文,幽默诙谐中寓针砭,十分耐嚼。他曾在一幅漫画中“漫话”了“狗性”:“要得到当国王的快乐,就去接见一只有学问的狗,并同它讨论歌剧或十四行诗的韵脚。”这句戏谑“狗性”的题记,就对那些自诩的“高雅之士”作了辛辣讽刺。

确实,说到“狗性”,最突出的便是阿谀奉承,巴儿狗已经成了发嗲邀宠、缠人承欢的象征。

说起来,也真是悲乎,不少贪官虽然衣冠楚楚,却颇具“狗性”。他们为了得到一点“好处”,常常在挖空心思地贪污国家集体的资金外,还低三下四地为老板们鞍前马后地“效犬马之劳”,或出谋划策,或沆瀣一气。结果是丑态百出。

四川简阳几年前一姓王名善武的市长,就“狗性”十足,且因为得到了简阳石化销售公司财大气粗的张大经理的“吃食”,被唤狗一样戏弄,像极了主家溜达时“跟在脚后跟”的狗。一次,张大经理醉后跟人打赌,对人说:“你们说 简阳谁最大?王善武最大!可我喊他什么时候来,他就像狗一样什么时候来,不信,当场试试。”张操起手机,一声叫唤,王善武果然立马屁颠屁颠地来到他的脚跟前。

更有干脆被当做了狗养起来的。河北唐山曾有—名副市长、一名政协副主席,还有一名法院院长,被高薪聘到一家皮包公司当“顾问”,为公司“顺理、安全、合法”地倒卖钢材,“疏通关系”,“摆平麻烦”。员工不明就里,对他们“白拿钱”非常不继,公司吴氏经理便如此“安慰”员工,说“就等于我养了三条狗!”这堂堂三个官成了“看家护院”的狗了。

如果说,他们还可能自诩“高雅”,那么,浙江海盐一个“有便宜就想占,有好处就想要”的贪官,其摇尾乞怜中就更显赖皮相。这个身为县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名叫苏建良的“理财型官员”,一直将一大笔钱“投放”在一名建筑老板那里吃高息。老板不缺资金,有一次“忍无可忍”了,要其拿回,那苏建良居然觍着老脸苦求老板“再放一 年”,说“兄弟,帮帮忙,看在我的面子上,让我再拿点利息”。

这些个贪官,真乃可怜也!

其实,他们的可怜还在于,连鲁迅先生论说的巴儿狗那种“它的事业,只是以伶俐的皮毛获得贵人豢养”这一档次都不到,因为—旦“伶俐的皮毛”被剪去,譬如落选、免职或退休赋闲后,马上没人“豢养”,也就落到水里了。更可怜的是,吃了的“食物”,还要吐出,脖子上的细链子,要宜成手腕上的粗链子。

那么,“狗性”宜变吗?鲁迅先生是颇为悲观的: “狗性总不大宜改变的,假使一万年之后,或者也许要和现在不同……”但是, “一万年”太久啊———是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希冀“狗性”改变,也继“只争朝夕”。那就是必须切切实实地加强教育并且实施严厉的监督,让那些存着“狗性”的官员知耻知辱,并最终去除“狗性”。2017 3

【原载 年第 期《检察风云》】

江苏徐州 水云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