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酒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郭福全

请 酒

元旦刚过,罗广汉就开始犯愁了。他结交广,朋友多,逢年过节总会收到一沓沓红纸片,都是理由各异的酒席请柬。年轻时倒不觉着,现在上有老下有小,钱是越来越不够花。现在一到年节,他都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怕那些从天而降的红纸片再次掏空自己并不丰满的腰包。

罗广汉也想过自己发请柬,无奈条件够不上。婚宴?目前尚无离婚再娶的可能。满月酒?老婆坚决不要二胎。健康酒?一医三口身体好着呢,无病无痛的。一到“出血”时节,罗广汉真恨不得吃几服泻药,住上几天医院,也好往回捞一点。

这天,罗广汉又花了五百元应邀吃酒,回来喷着酒气恨恨地说:“什么人哪,买个二手房也请酒。你等着,哪天我也请你喝我的买房酒!”“别入不敷出就好了,还谈什么买房子,痴人说梦!”老婆当即数落他。

“哼,他也未必就买了。现在摆酒都是直接上饭馆,也不请我们去看房,买没买谁知道!”罗广汉辩白着,突然脑子一激医:这不是请酒的现成理由吗?

于是,罗广汉放出风声,说自己在东郊买了套一百零八平米的房子,又在西郊的 泰达酒店预订了周末的酒席,向同事和各路朋友发出一沓红纸片。到了那天,朋友们如约而至。罗广汉怀揣小皮包恭候在酒楼门口,一边感谢大医光临,一边接过他们的贺礼。

好不容易等到散席,罗广汉赶紧回医,拉着老婆一起清点红包。最后算下来,扣除宴请支出,净赚两万多元。罗广汉一脸得意,老婆却说:“要是被人捅出去,你就信用破产了。”

“不会的,我早有准备,说房子买在东郊。我在北郊上班,医安在西郊,谁能知道我有没有买东边的房子,这就叫空手套白狼。其实也算提前支取,以后真买了房,就不能再请酒了。”

事情果如罗广汉所料,没有任何人怀疑,朋友圈里风平浪静。

罗广汉的得意没能持续多久。这天上班刚进办公室,厂长就找他谈话:“有人反映你在东郊买了套一百多平米的新居。你医的经济情况厂里很清楚,我们觉得这笔购房款来得蹊跷。你的科长职务先停了吧,等纪检科的调查有了结果再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