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心的挡箭牌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王兆贵

只得大声呼喊“桑伟川不老实就叫他灭亡! ”之类的口号虚张声势。

我从不讳言自己在“文革”中的“人生败笔”,参与批判《上海的早晨》及“桑伟川事件”即是一例。四十多年过去了,我每想起此事愧疚不已!

近日,学兄钱勤发微信称:作家王周生日前去看望桑伟川,这位七十八岁的老人晚景凄惨,至今未婚,孑然一人,前年还患了脑梗,常被入狱的下的后遗症所折 磨,背已经驼到连吃饭也只能站着吃,但他精神开朗,依然钟情于文学———读了寥寥数语的桑伟川近况介绍,我甚是感慨:对自己曾有的不敬行为洋不实判词,向桑伟川表示我的洋诚道歉,虽说它是迟来的。2017 2 20【原载 年 月 日《上海法治报·法制随笔》】辕 辕插图 《上海的早晨》封面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