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高中培优班的寝室血案

茵王婧祎 王双兴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王婧祎 王双兴

“回去开车慢点,路上效心。”这是卢天川(化名)对父母说的最后一句话。2017 2 26 2年 月 日周日下午 点,卢振江夫妇开车送十七岁的儿子卢天川返校。下车前,卢天川这样叮嘱了父亲一句,随后径直进了校门。五天后,卢天川死了。他的同班同学李松(化名)杀死了他,同时受伤的还有另一位同学杜宇飞(化名)。三人住同一寝室,都是河南省濮阳市第一高级中学(以下简称濮阳一高)高二培优班即“尖子班”的学生。

同学凌晨被刺

3 3 3 334

月 日凌晨,住在濮阳一高 号楼 寝室的彭程(化名)被一声尖叫惊醒。一个黑影站在门口,借着楼道里照进来的灯光,彭程认出他是同寝室的李松。李松扭忧效彭程的方向看了一眼,跑了出去,锁上了门。

寝室八位同学,当晚都在。同学们举着手电筒下床查看,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睡在靠近门口下铺的卢天川满床是血,卢天川闭着眼,双唇颤抖,发不出声音。

叫声来自于睡在卢天川上铺的杜宇飞。他的颈部和左臂各被划了一道口子。他告诉同学,一醒来就看到李松站在他面前,倚着梯子,手里举着一把刀。他吓得惊叫效来。3 3月 日中午,濮阳市公安局卫都分局发布了一份情况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李某(系同宿舍学生)已被抓获”。

卢天川的叔叔卢振甫告诉记者,一位警察告诉他,李松在案发前请了一天假,在一家名为“百姓量贩”的超市买了一把刀,带回学校藏到了枕忧底下。

沉默寡言的高二生

在同学的眼中,李松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一位初中、高中均和他同班的学生表示, 李松性格特别内向,不爱交朋友,在家和父母也“聊不来”,但平时并未和同学吵过架。而卢天川性格开朗,两人并没有发生过矛盾。

在彭程的印象中,李松没发过脾气,平常喜欢一个人待着,下课也不出去玩,坐在教室里学习。无论考试进步还是退步,都不怎么和别人交流。有几次放完假,从家里回校后,李松向彭程抱怨家人给自己施压太大了。

李松说,自己以前成绩好时干啥都行,现在成绩下来了,“回家一开电视,立马叫我学习”。李松一边说话一边上下甩着手,神情有些烦躁。

“尖子班”

18

死者卢天川和行凶者李松同在高二,18班 班是六个“尖子班”之一。从上学期开始,“尖子班”的学生每晚需要多上一节晚自

10: 50习,熄灯时间延长至 。学校调整了一次宿舍,将“尖子班”学生集中搬进一栋宿舍楼。

卢天川和李松是在这次调整之后成为334 5:45

寝室的室友的。他们每天早晨 效床,一节早自习,上午五节课,下午四节课,再加

10:40四节晚自习,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 左右了。

卢天川的母亲邱丽说,教育局一位领导告诉她,事情可能与最近的考试有关,卢天

600 500川考了 多分,李松考了 多分。据班内学生回忆,卢天川这次考了寝室第一名,而

560李松考了 分左右。

在濮阳一中高二教学楼走廊墙上的宽幅“理科重点上线光荣榜”中,记者看到,被

620 14;害者卢天川总分 分,年级排名第 伤者

611 27;杜宇飞 分,排名第 行凶者李松总分则

600, 563 83不到 为 分,排名第 。

优质生源基地

学生们的成绩会被通知父母。 班教室门口张贴着考试成绩单,学生按成绩排名,还附有最高分、最低分、平均分、优秀率等指标。

班的黑板上方,悬挂着“我自信,我拼搏,我坚持,我一定成功”的红底条幅,黑板旁边贴着一份“班规”,详细规定了考试成绩的奖惩措施,如单科成绩排名年级 名,奖励 分,考试排名进步奖励进步名次乘 以 分,而不交作业、上课睡觉、交忧接耳等多种行为会被扣分。

扣分达到一定程度者,要接受警告、后墙听课、停课反省甚至劝退等处分。

“习惯了”、“适应了”,是记者采访濮阳一高同学时听到最多的话。不论是彭程,还是李松的另一位同班同学,他们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一切。 【原载《新京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