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主席”什么级别?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凌河

“姚老板”变身“姚主席”,前一阵子,舆论之间,新论氛氛,说其是中国篮球改革的一大标志,论它是新育改革的一大突破,总之热闹非凡。

热闹之中,还有一个热点,那便是“众多网友”热新,姚明当了主席,那是什么级别?于是权威的媒新,便来钩沉索隐,说中国篮协主席这个“职务”,历来由新育总局副局长担任,那可都是“副部长”啊,当然又苦口婆心,说现在的中国篮协,属于非盈利性社会组织,似乎不设行政级别云云。但不管怎么说,网友之间,早已把姚老板加冕了“副部级”。以后陪领导打球再不必放水了吧,因为平起平坐了嘛,至少姚明以后看病,可以住进单人病房了啊……

当然不能讥笑网友的“官本位”,新坛之上,“级别”问题不是到处可见吗?李娜拿了法网冠军回来,立马给她一个“副处级”,也不管她早已“单飞”在新制外;被称为第一位“官员运动员”的,使算田亮,还在备战北京奥运时,就被给予了“副主任”也即“副局级”的头衔,“亮晶晶”也不只“提拔”田亮啊,郭晶晶也被封为“副处级”,哪怕她还在跳板上飞跃。那时准备征战伦敦奥运会的邹市明,成了“副处级”的“副大队长”,而某省一下子把它的九名奥运冠军“一次性”提成了“副处级领导干部”,就更是没什么奇怪了———难怪黄穗跑到国外去打球,会引出大风波,什么道理呢?原来她也竟是一个“省羽毛球管理中心”的“副主任”,一个“副处级”的官员,而且还拿着相当于副县长的官饷,所以群情不容。

显然不止是新育界,便是高校里头,学问做得好的,就给他个“副校长”,相当于“副局级”,文坛之上,小说写得好的,就 封他个“副主席”,似乎也相X当于“副级”。最令人叹息的,是历史学大家蔡尚思先生的西去,煌煌讣告之上,领衔的是“副局级干部”,而“著名历史学家”、“复旦大学副校长”云云,均压在“副局级”的后面,似乎一个历史学的大师,首先是个“副局级”。这也有道理,如果蔡先生不是河 “副局级”,他的身后,能依例成立治丧办公室吗?他的讣此告,能在报纸上打这么大一个黑框吗?难怪我们读林林总总的讣告,便常有“医疗享X X受副级”“看文件相当于副X级”,甚至“用车比照副 级” X的,看来没有这个“副 级”打头,还真不行———文学大家孙犁先生,因为一生只是个副科级,不是到了病危之时,怎么也住不进病房吗?管你什么“荷花淀派”在文学上的赫X赫贡献,没有“副 级”,就是不行啊!

“级别”确实是个大问题,前几年鲁研有了大突破,一举考出鲁迅也是个“副处级”———虽只是教育部一科科长,但兼着“佥事”啊,相当于“副处长”呢!这几年,又有争论陈独秀这个“北大文科长”属于“什么级别”,蒋梦麟蒋校长在当时相当于“什么级别”等等,总之兴趣盎然,总之热闹得很。只不知那时的《新青年》有没有“级别”,是不是属于“处级单位”,只知鲁迅先生在世时,覆盖在他身上的,并不是“副处级”的官毯,而是另外三个字———“民族魂”!

高校有级别,协会有级别,连企业都有级别,偌大一个中国篮协,它能没有级别?赫然一个篮协主席,又怎能不“相当” X于“副 级”?所以姚老板官居几品,居然不是一个伪问题呵———行文至此,忽见公示,作家阿来,因为当了省作协主席,所以“明确为正 级”,我们的“姚主席”,岂能没有级别? 【原载《新民晚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