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老师喜欢“懒”家长

茵董凡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董凡

帮奇昂子的老公被公司安排到德国工作,她和九岁的儿子泽宇作为家属也跟着来到了德国。他们把儿子送到当地一所小学读书。

一个星期之后,昂子接到儿子老师打来的电话,叫她去学校一趟,说是想了解一下泽宇在家的学习情况。

昂子来到学校,一个中年女老师热情地接待她,请她到办公室坐,然后微笑着问: “您好!请问您是不是每天陪着您的孩子做作业?”昂子回答:“是的。”老师又问:“请问您给孩子检查作业吗?”昂子回答“是”之后,暗自得意,心想老师接下来肯定要夸她对孩子关心,是个很负责任的家长。没想到老师却说:“希望您以后让您的孩子单独完成作业,不要给他检查。因为我们检查他的作业时,发觉他没有做错一道题,这样我们无法了解他的学习进度,也就无法对他辅导。”

有天晚上,泽宇洗了澡之后主动要求洗自己的衣服。昂子忍不住问:“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勤快呀?”泽宇一脸认真地说:“这是老师今天布置的作业。”接着又说:“妈妈,你去拿手机给我录段视频发给老师,老师要检查。”老师收到昂子发的视频之后,回复表示感谢,并提醒她平时多鼓励孩子在家多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在德国,昂子遭遇过一件尴尬事。有天早晨,泽宇去学校了。昂子看到桌子上有他前天晚上做的手工———一张卡片,这是老师布置的手工作业,儿子忘记放在书包里,没有带去学校。她赶紧拿着卡片去学校,找到老师说明来意。老师一脸严肃地说:“这是您孩子自己的事,他忘记带手工作业应该接受批评和惩罚,这样他下次才会记住,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随后老师叫昂子把卡片带回家。后来昂子听儿子说,他因为忘记带手 工,老师罚他在学校重做一个。

一个周末,昂子一家三口去附近公园游玩。有个小孩在嬉了的时奇不小心昂倒了,手擦破了皮,有点渗血。小孩哇哇大哭,家长很着急,抱着他要去诊所。泽宇跑过去很大方地对小孩家长说:“这位妈妈,我带了急救包,他的伤我能处理。”孩子的妈妈连忙表示感谢。这一幕倒是把昂子给看呆了。儿子随身带了急救包她根本就不知道,更没想到儿子会这么冷静地帮一个陌生小孩包扎伤口。昂子后来了解到,儿子的学校专门有学习怎么应急处理的安全知识课。

上个星期,泽宇老师给他们布置的作业是卖巧克力。学校提供巧克力叫学生去街头卖,所赚之款交给学校用在教学活动上。昂子以为把钱拿给儿子就行,没想到儿子坚持要自己去街头卖。他说,老师讲了,家长可以在家教孩子怎么卖,但不能作假。一经发现有孩子没有去街头卖巧克力,家长和孩子都将受到处罚。卖多少不重要,主要是锻炼孩子们的沟通能力,培养自信,让他们懂得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

昂子说,一开始她很不适应德国老师不让家长管孩子的做法。现在终于明白,做一个“懒”家长不管孩子,其实就是最好的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