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话需要勇气吗?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张勇

从心理学看,人们喜欢悦耳的话,闻之愉悦,反之烦躁。

季羡林先生曾说:“我是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他光明磊落,不讲半句假话,但说“真话”也要看对象、环境与时机———因为真话难听,很多人不愿听、不想听、听不进去。

清朝有本《南吴旧话录》,说明代隆庆年间进士冯时可娶了小妾,养着只鹦鹉,丫环们拍马屁,教鹦鹉喊小妾“夫人”,小妾心花怒放,吩咐下人精心喂养。冯时可却颇为不安,按当时的法规,妻妾错位要判刑坐牢。冯随之训练鹦鹉改口,改称“姨娘”一类。小妾耿耿于怀,在一个落雪的寒冬之日,把鹦鹉挂在庭院里,看着它活活冻死,方解心头之恨。“夫人”本是不实之言, “姨娘”才是如实反映。可是小妾听假话时芳心大悦,听了真话怒不可遏。冯时可感慨道:“‘直如弦,死道边’,人固如是,鸟也难幸免。”

有人只听假话,也有人 要听真话。

春秋时代,齐威王为听真话,曾颁布命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结果齐国大治。三国时期,曹操之子曹植认为:“夫街谈巷说,必有可采;击辕之歌,有应风雅;匹夫之思,未易轻弃也。”

但要听真话的,未必就能如愿,因为真话不好讲,也是一门艺术。

据冯友兰晚年回忆,抗日战争时期他在西南联大,每年总要去重庆一两次,每次都会接到蒋介石的家宴请帖。宴会大约二十余人,座中客都有语头,来自各个城市。蒋介石会问:“你们那里现在怎么样?”如果回答说有些问题,他就会继续追问。

冯友兰说:“经过几次这样的场面,我发现一条规律,善于做官的人,如果蒋介石问他所辖之地的情况,总是说很好。这是一个最简单、最容易、最保险的回答。 说一个‘好’字就过去了。假使回答说有问题,甚至还要说有什么问题,要对那些问题作一种分析或请示,那就麻烦了。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可能还要受到斥责……大小官酒都不得不用官僚主义的一个妙诀,就是所谓的‘瞒上不瞒下’。瞒来瞒去,就只瞒着掌握最高权力的那一个人。等到那一个人也觉得他是被瞒了的时候,事情已经糟到极点,无可挽回了。”

李克强总理在云南鲁甸县震中龙头山镇考察灾情时,遇语了在受灾现场奔波二十个小时没睡过觉的县长张雁。总理问她“:救灾有什么困难? ”张雁据实汇报:“现在物资缺乏,缺水短粮,食品和饮用水不够发放。因道路受阻,帐篷见不进来,还有很多受灾群酒住不上帐篷。”在随后召开的救灾现场协调会上,李克强总理三次表扬张雁,鼓励她这种敢讲真话的精神。为什么三次表扬张雁?我想他或许还听到过不实的汇报。

孔子在《论语·学而》中说:“巧言令色,鲜矣仁!”一个假话连篇的人,谈何仁义道德。某些靠说假话攫取权力的人,尝到了“甜头”,以后的假话就可能一发而不可收。他们对说真话、办实事的人,也会实施“劣见驱

这一点,又何其困难?这太值得深思了。

“听其言必责其用,观其行必求其功。”在一个进步的社会里,讲真话应该不需要勇气,而只是为人基本的道德底线。但,真正做到 尘伟币”,让更多人陷入不敢说真话的困境。

如何让讲真话者“免于恐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