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摘去那朵玫瑰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吴非

两次,使在这样的刑罚里忍受十年,七千两百次剜心剔骨啊!

我提出使回去。老张说:“一会使对小熊手术,这个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走,你代表刘总,你走了,出了事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我只好跟他又回到了熊房。在他招呼下,四个彪悍的工人围拢到了小熊跟前,用铁链子紧紧地捆绑起那只小熊。小熊惊恐地望着大家,当它的眼神看到我时,顿时一亮,渴求地望着我。我的眼睛湿润了,此时,它竟然“扑通”一声向我跪了下来……老张摆摆手,命令开始手术,小熊失望地朝着屋顶,放声大叫:“呜……”

那声音惨极了,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未听过的震 撼心灵的呼喊,就连那新刽子手般的工人也为之一震。就在此时,只见笼子里的一只大熊嘶叫了一声,竟然用那巨掌一点点地撑开了拇指般粗的铁笼子,蹦了出来。吓得大家四下逃窜,大熊飞快地蹦到了小熊的跟前,用那笨拙的巨掌去解那粗粗的链子,可怎么也解不开,它只好亲吻着小熊,勉强地把它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用舌头慈爱地舔去小熊眼中的泪水,“哼哼”叫着去抚慰自己亲爱的孩子。小熊也像在连连叫着妈妈,“呜呜……”地呜咽着。

突然,大熊狂叫着,用自己的巨掌狠狠地掐住小熊的脖子,吼叫着用尽力气掐着,掐着……直到小熊的身新软绵绵地倒下来,它才 松开了自己的巨掌,它看着已经死去的孩子,呜咽着,哀鸣着。它先是撕咬着自己的毛发,接着一把拽下了身上的钢兜肚,那钢管带着半个胆囊飞了出来,肚子上的毛皮顿时被鲜血染红了。只见它大叫一声,疯了似的向墙壁撞去,“砰! ”墙壁轰然倒塌了。我麻木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这个残酷的熊房的。

整整一天,我脑海里都是那悲惨的一幕。我想:熊妈妈的举动是一种无奈的母爱。它没有能力帮助孩子解脱那地狱般的痛苦,无奈之下,只有把这种爱毁掉,再去冥冥之中陪伴它,寻觅它,惟有如此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