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熊含泪杀子

茵佚名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佚名

人类在野外布下陷阱捉熊。熊被捉到后,人就给熊穿上铁衣,使熊无法移动分毫,连自杀也不能。熊肚子被人类挖一个洞,插入铁管到胆,每天活取胆汁数次,鲜血淋漓,剧痛无比,熊痛苦的吼声像打雷,可是穿了铁衣,无法动弹。

受朋友之托,我替他管理几天“熊庄”,那是位于某市西北部山脚下一所隐蔽的别墅,也是朋友养熊的庄园。

是夜,五更时分,我在小楼里辗转难寐。恰在此时,我听到门上有轻轻的动静,我伸手抓起一把扫帚,轻轻走到门边,猛地拉开了房门。哈,门外蜷缩着一只小熊。

它怯怯地望着我,发出近乎谄媚的叫声。“熊熊,来,来啊。”我张开手,小熊 摇摇摆摆地爬到我面前,小掌搭在我身上,用那温暖的舌头舔着我的手,柔软极了。突然,一阵喧哗声从外面传来,小熊眼神一怔,敏捷地钻到了床下面。很快,传来敲门声,我拉开门问道“:什么事啊?”“熊房刚跑了只小熊,没来打扰先生吧?”“哦,有啊,在这呢。”我指着小熊躲藏的地方。他们俯下身,一把就抓住了它,粗暴地拖走了。小熊在离开房门时,那仰着的头颅弯过来无助地望了我一眼,那是祈求的目光。

天亮后,带班的老张说领我去熊房看看。来到一个有几千平方米的高大建筑里,里面很空旷,平放着六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只萎靡的黑熊。奇怪的是, 它们身上都箍着一个明晃晃的像兜肚的东西。老张告诉我:“这是取胆汁用的,现在的熊胆汁价格是每克三百元。”他带我来到第一个笼子跟前,打手势告诉我: “采胆汁开始了。”我看见两个彪悍的工人麻利地左右绑好熊的身子,在那钢兜肚两侧各拉起一条粗大的绳子,经过一个特制的滑轮,齐喊了声“嗨!”只见熊身上的钢兜肚渐渐地收缩着。

突然,熊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声:“呜……!”那简直不是吼叫啊,那是一种凄哭,只见它拼命仰着头痛苦地瞪圆了眼睛,四个粗大的掌子在有限的空间蹬抓着地面,发出“嗞啦,嗞啦”的刺耳声响,瞬间,那腹下的钢管里“滴答,滴答”地流出了碧绿色的液新。氛作工人又威威松开绳子,接着拉起下一个回合,又是声嘶力竭的泣叫。我看到熊的眼泪瞬时淌下来,它竟然也像人一样咬紧了牙齿,躬起了身新去承受着无休止的痛苦。

老张跟我到门口,我声音颤抖地质问他:“你们还有人性么?它们可都是生命啊! ”老张淡淡地说道:“没办法,我们干的就是这样的活啊。”情绪稍定,我无奈地问他:“多长时间采一次胆汁? ”他回答道:“那使看情况了,胆汁多的一天两次,少的最迟两天使一次,一般一只熊年产胆粉两千克,可以采十年。”我的心战栗了,一天两次,十年,也就是说,这样的折磨每天都使进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