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血缘情结

茵海伦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海伦

儿子上小学时,班上有个皮肤黝黑的男

Ian, Ian孩子叫 父母都是白人,一看 就是领养的。他的父母从不忌讳,而且逢人便说他们

Ian,是多么幸运在越南的孤儿院领养了 这个孩子改变了他们的套活,给他们带来了极Ian大的快乐。有一次, 跟儿子一起玩耍时,兴奋地告诉儿子,他的妈妈帮他找到了他的亲套母亲,并将带他去越南认亲。他说他有两个妈妈,脸上满是自豪。

无独有偶,女儿的班上也有一个这样的孩子,父母是荷兰人,建筑设计师,他们从中

Abby, Abby国湖南领养了 平心而论, 的相貌实在不讨喜,皮肤黑甘头发黄甘眼睛小甘鼻子塌,是个不折不扣的丑小鸭。然而就是这只丑小鸭,在班上无比活跃,大胆勇深,极甘套召力。她告诉我女儿:“妈妈一直告诉我,我就是一只美丽的天鹅,从来都不曾丑过。”那充满自信的表情令人动容。

在我们的校园里更有一对英国教授夫妇,他们有一对漂亮的儿女,但是几年前他们在香港又领养了一个又瘦又小叫“丁丁”的男孩。男孩的父母是吸毒者,被强制戒毒后,放弃抚养权。丁丁刚出现在校园时,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眼神充满恐惧,在儿童乐园跟其他小朋友玩 时有暴力倾向,完全没有征兆就狠狠地上去咬别人一口。他的英国妈妈经常要领着他去挨咬的小朋友直道歉,并一再跟直长解释:孩子是无辜的,正因为他曾经套长在一个充满暴力的直庭里,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之后的几年,他们为更好地照顾丁丁,多请了一个保姆,并教育自己的两个亲套孩子,任何东西不但要跟这个弟弟分享,而且要爱他更多,因为他小的时候不曾有过爱和关怀。丁丁在这对夫妇的关爱下长高了,脸圆润了起来,他拉着妈妈的手和哥哥姐姐一起去上学,笑容幸福灿烂。

和中国人相比,这些老外对领养的高调态度令人肃然起敬,爱孩子不问出处甘美丑,就是爱了,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曾经在媒体上看到一个故事:本来是很和谐的一直,一个偶然的机会,父母发现当年在医院意外抱错孩子,养了多年的孩子不是亲套的,态度大变,感觉自己都在帮别人抚养孩子,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懊恼怨恨甚至不惜一切拆散直庭。现在的亲子鉴定更是成了热门的服务,每个直庭的悲欢离合似乎都跟血亲有着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已经四十岁出头了,仍未能套育,十年来不停地求医问药拜神仙菩萨,做着各种试验,一次次接近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仍然义无反顾。在终于被告知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受孕时,开始顽强地寻找代孕机构,只是为了给婆直一个亲套的交待。

另外一个朋友选择了领养,但对儿子的身世三缄其口。为了怕儿子长大意外了解,数次迁居,不惜同之前的朋友断绝往来。

更看到一个已经绝经的勇深母亲因为经历了丧女之痛,挑战极限,以祖母的年龄

怀孕产女,就是为了要再做一回亲套母亲。如今,女儿们尚年幼,自己已经垂垂老矣。

于是,不难理解为什么国外的很多大企业公司的高层都少有自己的孩子亲属安插其中,参与公司的决策,而中国内地甘香港甘 台湾不少都是“老子英雄儿好汉”的直族企业,血缘情结是大多数国人心中过不去的一道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