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死人的接风酒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程盟超

喝死人的接风酒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上个月,刚到黑龙江鸭绿河农场副场长任上的孙建还没大展拳脚,就醉酒死于为他设的接风酒席。

这农场副场长的位置空了多年,孙建到任是当地一桩“大喜事”。农场党组书记和场长上午刚主持了孙建“绝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宣誓,中午就用公款摆了一桌酒宴,为孙副场长接风洗尘。农场八位主要干部悉数到场。

出席的官员们喝得并不舒服。按照农场员工的说法,下午诸多领导都因醉酒没能正常工作,至于酒席的主人公孙建,酩酊大醉后直接被送到了宾馆休息。晚上服务员敲门,才发现他早已昏迷不醒。

原本皆大欢喜的好事,推杯换盏间成了悲剧。这一桌酒席暴露出权力的失控,也不止公款吃喝这么多。

酒席上的,都是有头有脑的成年人,为何非要喝到丢了命才罢休?看似清澈的水酒,似乎蕴含了其他见不得人的小九九:酒场上一杯杯拼出来的“感情”,比正经业务的表现还重要;在上级和同僚中得了欢心,也比工作期间对治下民众负责更要紧。

究竟是这酒局对于官员们来说实在太重要,还是他们在日常工作中也这么拼命?当天酒席上的大多数宾客都没了证明自己 的机会。初来乍到的孙建丢了性命,组织酒局的书记和场长被撤了职。这沾了权力的酒,毒性真是不小。

踏不上的回乡路

乍眼看去,李新要背上“不孝子”的骂名。工作至今,他已两年多没回直看望过父母了。

可李新说,他自己也急,奈何公司不讲道理———老直在唐山的他谋了一份浙江外企的工作,光往返一趟就要二十多个小时。偏偏工作强度大,请假难。而且公司明目张胆地不休春节法定假,长时间离岗就要被辞退。

今年,实在没法的李新想了个“歪招”,让父母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直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的条文起诉自己。有了判决,公司能给被告的自己假期。

不得不说,回乡的新闻千千万,这条尤让人深笑皆非。最终,法院甘定李新每年回直看望父母至少五天。他拿着文书兴高采烈地请假,终于回了直。

让人想不深的是,区区五天假期,为何要绕这么大圈子去争取?《劳动法》早就写明了休假的权利,《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更是一清二楚:工作满一年,就可享受每年五天的年假。

李新也不傻,他苦着脸说,这一套在公司不顶用,要是明着和公司“作对”,那肯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