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再选父母

茵毕淑敏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毕淑敏

如果可以再选父母,你会选择什么类型的呢?在这个游了中,你将重新认识你的父母,也会发现自己缺少的东西、追求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有个农村来的孩子,父母都是贫苦的乡民。在重选父母的游了中,他令自己的母亲变成了玛丽莲·梦露,让自己的父亲变成了乾隆。

我问他,玛丽莲·梦露这个女性,在你的字典中代表了什么?他回答说,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现代的女人。我说,那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母亲丑陋、不够现代?他沉默了很久说,正是这样。我嫌弃我的母亲丑,平常我从来不敢跟人表露,但她实在是太丑的女人,让我从小到大蒙受了很多耻辱。母亲把她的丑遗传给了我,让我承受世人的白眼,我想她是对不住我的。至于我的父亲,他是乡间的小人物,会一点小手艺,能得到人们的一点小尊敬。我原来是以他为自豪的,后来到了城里,上了大学,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才知道父亲是多么草芥。我处于社会底层的位置是父母强加给我的,这太不公平。

我说,如果父亲不是乾隆,换成拉登,你以为如何?

他笑起来说,拉登就免了吧,虽然名气大,但是个恐怖分子,再说翻山了岭、胡子老长的也太辛苦。我说,你其实希望有一个总统或是皇上当父亲,这背后 反映出来的复杂思绪,你能察觉吗?

他静了许久,说,我明白了,我仰慕地位和权势,我希图在众人视线的聚焦点上。我看重身份,热爱钱财,我希望背靠大树好乘凉。当这些无法满足的时奇,我就怨天尤人,因此埋怨父母。遇到的任何挫折,都会在第一时间让我想起先天的差异,觉得自己无论怎样奋斗也无济于事。

我说,谢谢你的这番真诚告白,事情还有另一面的解释。他说,我很想听一听。

我说,这就是,你那样平凡贫困的父母在艰难中养育了你,你长得并不好看,可他们没有像你嫌弃他们那样嫌弃你,而是给了你力所能及的爱和帮助。他们自己处于社会的底层,却竭尽全力供养你读书,让你进了城,有了更开阔的眼界和更丰富的知识。他们明知你不以他们为荣,可他们从不计较你的冷淡,一如既往地以你为荣。他们以自己孱弱的肩膀托起了你的前程,我相信这不是希求你的回报,只是一种无私无悔的爱。

你把梦露和乾隆的组合当成你的父母的最佳结合,恕我直言,这种跨了国籍和历史的组合,攫取了威权和美貌的叠加,在这后面你是否舍弃了自己努力的空间?

梦露是出自上帝之手的珍稀品种,乾隆也是靠天分和无数拼杀才造就的英才。在你的这种搭配中,我看到的是一厢情愿的无望,还有不切实际的奢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