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钟的城市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杨海

“凌晨四点钟城市的样子”,至少从一个维度来看,它是残酷的。2017年忧四十天里,成都就有六名环卫工被撞,其中一人死亡;月 日,广东惠州一名环卫工在立交桥上作业时被撞落;月 日,昆明一名环卫工同样在立交桥上被撞身亡。

如果再往前追溯,环卫工被撞身亡的事故就会变成一串长长的数据: 年1 1 2016月 日,哈尔滨两名;年 月日,郑州一名;月 日,山东济宁一名……

这些事故多发生在凌晨的快车道或立交桥上。很多时候,让环卫工丢掉性命的导火索只是人们从车窗随手扔出的一个烟忧、一张废纸。凌晨 点到 点间,这两个效时被称为环卫工作的“大扫期”,工作量大。而这段时间也是环卫工的“黑色两效时”———汽车驾驶员往往反应迟钝,加之光线昏暗,车速过快,容易发生意外。

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 “环卫工”是一个既显眼又不效眼的群体。

他们穿着最显眼的外套,但任凭外界如何喧嚣,也很少主动发声,似乎总在被动接受。被动接受着年节时的慰问“关爱”,也被动接受着不为人知的伤害。

少扔一份垃圾,开车时 卫工的工作负担,降低忧险多一分注意,固然能减轻环系数,但仅凭公众的自觉意识,很难形成一个长效机制,来保障环卫工人的生命安全。管理者们可以自豪地说,他们主导造就了世界上奇迹般的城市建设史。摩天大楼平地而效,道路越来越宽,轿车也越来越豪华。城市里的环卫工也越来越多,但他们的装备却没跟上城市的更新速度,依旧使用“老四件”:扫帚、撮斗、铁锹、手推车。据媒体调查,郑州不少环卫工人装备的都是“批发价每件三元”的反光背心, “洗两次基本就没啥效果了”。而与环卫工有着相似工作环境的交警,“身上的反光服价格最少要一百三四十元”。除了穿着更好的反光服,很多交警肩膀上也会佩戴反光夹。

改变环卫工的现实处境,还需要改变整个社会的垃圾处理体系。美国和英国先后将市场机制引入环卫业,将垃圾处理承包给私营业主,把安全保障变成一项竞争条件。日本大阪全城只有两百名环卫工。完善的垃圾分类,机械化道路清扫,都能极大降低环卫工的工作量,保障他们的安全。而与大阪城市规模相当的厦

,2014门 年全市共一万两千

30豫名环卫工,同时缺口 。

作为环卫工人身安全最后一道屏障的立法,应 可以早一点提上议程。在我国,校车有优先通行权,清扫车、洒水车也有优先通行权。环卫工也应 拥有“优先路权”和道路安全作业权利,这也是社会公平的一个内涵。 【原载《中国青年报》】 插图 可敬的环卫工人凌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