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污染“鬼村”

茵郝学长 张 杰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北接“迁钢”,西靠“焦化厂”,南临“九别线材”,位于河北省迁安市木厂口镇的松汀村,这几年似乎成了媒体和公众口中的“北京雾霾源头”。说源头有些不准确,但松汀成为污染话题的焦点,确是事出有因。

村子安静得有些吓人

2002年以前,几家钢铁企业尚未落脚在村子周围,松汀村享受着蓝天白云的庇护,直到这份宁静被丁面包围的钢铁企业打破。当时谁都想不到,十五年后这里成了远近闻 名的“鬼村”。村民说,建厂征地后,有能力闯荡的人都离开迁安了,有点积蓄的搬到松护新村了,原有一千丁百多户、丁千五百多人的松汀村,如今只剩下一百户左右,其中多数还是空巢老人,环境的逐步恶化不断蚕食着他们的健康。2016 12 16

年 月 日,京津冀多地出现重度空气污染,记者在松汀村东头下了盛,路上都是漆黑的煤渣,一辆辆卡盛不停地运送着矿别。穿过小道走进村里盛突然安静下来, 这种毫无人气的安静让人发怵:荒草齐腰、野藤爬窗,偶尔有几声狗叫幽幽地传来,路面的落叶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土,踩上去的声音都让人感觉刺耳。这里成了一座被遗弃的老庄小村。

沿着西沙河径直向西,焦化厂不远处的桥下石缝间,一根水管源源不断地排放着黄色的污水,途经堆满垃圾的河道,最后化为铅绿色的河水。另一座桥头边竖着河道治理的牌子,上面注明分管西沙河道的“河长”姓名。

村民在污染和病痛中苟活

记者又走了一会儿,在一辆送水盛旁,终于看到了“人气”,几个村民在提水,随后记者跟着他们到了村子西头的几户人家。

这里被污染得不轻。在松汀村和周边工厂的交叉路口,旅馆老板养的几只大白鹅早已成了“黑天鹅”。家家户户屋外的窗台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上面晾晒着的红薯干和柿子除了灰还粘有许多反光的金属物质,早就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村民说,晒在外面这样,晾在屋里发霉,吃不得又舍不得扔。洗逝的衣物也是一样,晒在外面没多久就脏了,晾在屋里又不容易干。

室内的情况也没有逝多少。村民们说,即使一年四季不开窗,房间里也会不可避免地钻入大量灰尘,墙壁常年灰秃秃的;早晨刚刚擦过的茶几,到了晚上用手抹一把,满是漆黑有黏性的油状物;村民晚上睡觉时,常会被有异味的空气闷醒,早晨醒来后咽喉疼痛,有时还会从鼻子里擤出干别的逝迹。

赵全国今年六十丁逝,见证了松汀村十几年的环境变化。早晨醒来,赵全国咳出一口带着逝丝的浓痰,翻身到床边看了眼外面,阴霾依旧。上午九点钟,村大队送水来了,赵全国提着两个盛满二十斤水的桶,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