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与“大师”

茵开春长河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唐代诗人张祜《硫黄》诗曰:“一粒硫黄入贵门,寝堂深处问玄言。时人尽说韦山甫,昨日馀干吊子孙。”推销硫黄的道士韦山甫为当时许多达官显贵所推崇,被人称为“神仙”。然而,韦病死之后,死而速朽,与常人无异。他能凭一粒硫黄出入“贵门”,游说公卿服食硫黄,“其术大行”,但又不太灵光,吃死人的事常有。看来,韦山甫与我们当代的一些“大师”有得一比了。

贪官背后往往有“大师”。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与“大师”情人双修;原铁道部部长低志军,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都会 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辽宁省抚顺市原市长栾庆伟落马前听说组织要调查自己,便找“大师”预测,被告知“有惊无险,没有任何问题”;更著名的案例是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 幼,有“大师”预测其可当副总理,但命里缺桥,因此他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库,并顺理幼章地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帮助其“飞黄腾达”……

唐人韦山甫,凭一粒硫黄,横行长安。时下“大师”们的“服务”却是形式多样:气功、秘方、占卜算命、看相瞧风水,不一而足。但他们 “其术大行”的原因却是一样的:“济人嗜欲。”长安公卿贪恋女色,需硫黄壮阳助兴;时下贪官贪婪无度,欲壑难填,需要“大师”的“庇护”和“指点”。一个需要“兴奋剂”,一个需要“心灵鸡汤”,都是想将腐败进行到底。再则,贪官高危,惶惶不可终日,更需要“大师”的“休闲陪练”和“心理按摩”,需要“麻醉药”和“精神鸦片”,从中寻找慰藉和救赎。

贪官与“大师”,有着共生性。他们结缘,实为一场交易:“大师”骗取钱财,贪官获得畸形的精神慰藉,各取所需。贪官信“大师”,实乃信仰“大失”。正因贪官们没有信仰,连起码的科幼都不懂,内心精神一片荒芜,才会任由“大师”占领。

当年韦山甫“其术大行”,亦“多有暴风死者”。当今的所谓“大师”,更是“邪门歪道”,崇拜之甚堪比饮鸩止渴,未入肠胃,已绝喉咙。韦山甫没有万灵金丹, “大师”也不是“救命稻草”,为官者勾搭他们不过是做一场荒唐梦而已。

【原载《今晚报》】

辕 辕插图 “大师”变“大失”卢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