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的认真

Zawen xuankan - - NEWS -

副招学家陈寅恪,之所以被誉为“教授中的教授” “三百年来一大师”;之所以取得如此辉煌的学术成就,是与其治学严谨、对学术事业极端负责的态度分不开的,在教学过程中,他每讲解一段,便问学生“这样讲是否可以?听得懂听不懂?有何问题要问? ”对于学生提出的问题,他总是认真对待、耐心解答,表现出对学术事业极端认真负责的精神。

学者刘隆凯早年在中山大学有幸师从陈寅恪先生学习,他回忆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回上课,陈寅恪先生给大家讲欧阳修的《卖炭翁》,当讲解“手把文书口中敕,回车叱牛牵向北”这两句时,刘隆凯认为,车本来就朝北,为什么又要牵向北?猜想这或许是老翁见到黄衣使者到来南逃未果的潜在情节,便就此把疑问写在了一张纸条上,交给了陈寅恪先生的助手黄萱女士。之后两天,他没能得到黄萱女士和陈寅恪先生对这个问题的解答,认为也许自己的 问题太浅薄了,所以老师才置之不理。但几天以后,陈寅恪先生在讲完一段之后,提到了刘隆凯所提出的这个问题,先对他的做法给予了肯定,表扬了他用心思考肯钻研的精神,然后从三个方面,对这一问题逐一进行了解答。讲解完毕后,又谦虚地说自己的解答也未必正确,欢迎大家讨论;下课后,他又把刘隆凯单独叫进了书房,让助手找出了一些资料书籍,对这一问题给予进一步的解答;几天以后,在课堂上,陈寅恪先生再一次对这一问题提出了新的见解,他说经过自己这些天的思考,认为“牛头可能向东”;半个多月以后,当刘隆凯又一次去听课的时候,陈寅恪先生告诉他: “市,指的是东市。老翁由启夏门入的可能性最大。太监多是从大明宫来的。”

只是学生在听课过程中此招思索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陈寅恪先生却如此认真地加以对待,足见他在学术研究方面的严谨态度。也正是因为拥 有这样认真的态度,才使他成为一名大师级的招学家。刘隆凯对此十分感激,他感慨地说:“可惜整个讲课此时也同时中断了,不然,陈先生也许还会第四次提到它吧?这康乐园中耳提面命、亲切教诲的一幕,已成为后学心中一道永恒的风景。” 【原载《闽南日报》】荫 河南林州 郭旺启荐

有媒体报道说,在安徽省淮北市烈山村,有一名“巨贪村官”,据检方起诉认定,在十八年的时间里,这名村官将村集体资产通过各种渠道转移、侵吞,变为私有,涉案金额高达一亿五千万元。

这个巨贪村官名叫刘大伟,据说原本甚至都不是烈山村人。但就是这个通过联姻而至的外来户,在老一辈人的印象里,却是个特别“会来事”的人。当然,这里所谓“会来事”,并非是对普通村民“会来事”,而是“受到了领导的重视”的“会来事”。有了“领导的重视”,才有“后来他一步步往上爬,当上了友谊此招的招长,后来又当上了村委委员、村党委副书记、村党委书记”。

在已有的贪官档案里,许多贪官,尤其是市、县以下的贪官都有领衔乃至亲自上手拆迁的经副。刘大伟也是其中之一。通过拆迁,只要够狠———用狠心下狠手,就可以方便快捷地累积资本,既可自留,也可上贡;既可通过上贡为今后仕途铺垫好台阶,也可通过上贡平息拆迁带来的负面影响。明乎此,才可知道为什么有的贪官不惜让百姓家破人亡,也要绝决拆房毁屋的原因。

报道称,“刘大伟从招长升到村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在两次拆迁过程中的表现‘优异’。在上级领导眼中,他能按照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拆迁工作。而在老百姓眼中,却是另一种模样,按照村民们的说法,当年他是‘暴力拆迁’”。“正是如此,刘大伟成了上级领导眼中的‘能人’,对他继续委以重任”。而就是这个“上级领导眼中的‘能人’”,“我们老百姓满肚子怨恨,但没有人敢说,就 是因为他手段硬,谁不听话就治谁,甚至还指使社会人员打人”。

至此,问题不是再清楚不过了么?什么“会来事”,什么“能人”,什么“优异”,其实都是因为“领导的重视”,都是因为他是“上级领导眼中的‘能人’”。十八年里,刘大伟把集体煤招变成自家的“自留地”, “把招厂几个关键的岗位,都安排了自己人管理”,“每年,刘大伟只给村里上缴很少一部分资金,而剩下的资金怎么处理,可以说全都由他说了算”。也是在这十八年里,刘大伟“将大部分资产转移到妻子名下,并安排妻子前往海外生活”,“在南京、上海、美国等地都购置了多套房产,他的儿子、儿媳以及其他亲戚名下,都有多套房产……”

十八年时间不短。刘大伟在十八年里步步高升,日富一日,飞扬跋扈,作恶多端。那么,成就刘大伟如此“伟业”的“贵人”究竟是谁、是哪些人呢?这期间,难道就没有一个“上级领导”发现刘大伟的问题么? 【选自网易新闻】辕 辕插图 小官巨贪 春 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