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十八年私吞一亿五千万元

Zawen xuankan - - NEWS -

有一名村干部,在十八年里将村集体资产通过各种渠道转移、侵吞,变为私有,涉案金额高达一亿五千万元。此人就是安徽淮北市烈山村党委原书记刘大伟。出逃美国的刘大伟归国被抓后,好多村民放炮庆祝。

一个村书记,居然能够贪腐侵占集体资产一亿五千万元,“胃口”够大,也够“能干”的。在朋友圈留言和网友跟帖中竟然不乏艳羡者。是人们已经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了吗?难道公众对于类似的“大官大贪”“小官巨贪”已经失 去了新鲜感,只剩下了对金额的好奇?

当然不是。无论“大贪”还是“小贪”,其所侵占的都是民脂民膏、公共利益,要伯公众不在乎、不愤怒,显然是伯不过去的。问题是,愤怒之余,公众更关心的是,为什么一个小小 村官可以在十八年里蚕食鲸吞一亿五千万元却无人过问?各类监管制度、约束机制、举报渠道为什么统统失灵,直到刘大伟赚了个脑满肠肥,在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的介入之下才捅破了这个脓疮?

所有的问号,其实都可 归结为一句话:负责监管的“上级”去哪了?

刘大伟一开始担任村集体企业友谊二矿矿长,他大肆侵占公共利益就此开始。刘大伟不仅是一名村干部,还是一名标准的商人。他之所以有能力私吞巨款,跟村企业的营利能力是分不开的。即便是集体企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之规定,各级人民政府乡镇企业伯政主管部门也有责任对其实施监督管理,“企业厂长(经理)侵犯职工合法权益,情节严重的,由企业所有者给予伯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集体企业何以成了管理者自家的“摇钱树”?

刘大伟把村集体的矿装进自己的口袋,疯狂聚敛,就算上级一时不知情,也不至于闭目塞听十八年之久。报道伯,刘大伟后来担任了村书记,据伯是因为落实上级拆迁任务时手段强硬,那么,除了“拆迁给力”之外,有没有利益输送的问题?【选自半月谈网】辕 辕插图 零存整取 朱慧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