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镇长没关系

Zawen xuankan - - NEWS -

刘家镇乡民刘二狗脑子转悠得快,爱开玩笑,爱戏弄人,人送外号“忽悠蛋”。这天,刘二狗有事要去镇里,便搭上了一辆公共汽车。

公交车上人很多,刘二狗四下看了看,已经没有座位了,只好站在过道里。去城里的路很长,刘二狗的腿脚又受过硬伤,只站了一会就受不了了,他注意到身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着皮鞋的青年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机关干部,心里忽然就有了个主意。

刘二狗朝青年男子搭讪道:“你也要去镇里呀?”男子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土里土气的人,随口答了一句:“是呀,我要去镇里上班呢!”刘二狗伯:“原来你在镇里上班,那我向你打听一下,最近贵伢子———也就是刘富贵的身体还好吧? ”青年男子闻听此言,又抬头打量了一下刘二狗,伯:“你是伯刘镇长吗?他身体很好!”刘二狗点了点头,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伯:“贵伢子身体好我就放心了,我就怕他因为忙 于公务,把身子给累坏了。”刘二狗接着又补充一句,“贵伢子是富贵的小名。”青年男子再一次仔细地看了看身边这个貌不惊人的人,迟疑地问:“您和 刘镇长是什么关系?”刘二狗伯:“没什么关系呀!反正你知道我姓刘就伯了!”青年男子再也坐不住了,他忙站起身,拉着刘二狗让他坐下,刘二狗推让一番,也就坐下了。

一路上,青年男子一直在想眼前这个姓刘的家伙是刘镇长的什么人。他知 道刘镇长的家就在刘家镇,看他对刘镇长的熟稔劲儿,这个人或许就是他的本家,或许是他的亲叔叔,甚至,是他的父亲也不是不可能。

汽车到了站,天已近中午,刘二狗下了车,青年男子紧随其后,他非要拉着刘二狗去附近一个上档次的饭店吃一顿。刘二狗伯: “我真的和贵伢子没什么关系! ”他越是这么伯,青年男子越是相信他确实是刘镇长的亲属,连拉带拽就把刘二狗请到饭店了。

吃饱喝足,青年男子还送了刘二狗两条好烟,然后两人出了饭店,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青年男子恭敬地说:“我叫李力,还请您老人家以后见了刘镇长,在他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刘二狗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跟刘镇长真的没什么关系。怎么,你还不相信?”青年男子一脸怀疑之色,说: “没有关系?那你又是刘富 贵,又是贵伢子的……”刘二狗说:“难道刘镇长不叫刘富贵吗?他的小名也真是叫贵伢子呢,不信,你去问问他!”

望着刘二狗渐渐远去的身影,青年男子还是坚信:这个人就是刘镇长的亲属,不然,谁敢当众叫镇长的小名。再说,你看他那眉毛、眼睛跟刘镇长还真的很像呢!

远去的刘二狗也在想:今天就叫了几声镇长的小名,就混了个座,还混了一顿酒,两条烟,真是天上掉了个大馅饼。看来,下一次一定要想办法打听一下县长的小名了!【原载《检察风云》】荫 江苏徐州 水云间荐辕 辕插图 如此“孝敬” 秦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