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再秀好拳脚

Zawen xuankan - - NEWS -

文坛的好拳脚,原先充斥于作品之中,从荧屏到银幕,自网络而纸质,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早已陲了不变的“套路”。

但文坛的“武功”,又不光在作品里头,还充斥在生活中间呢。这不,就在不久前一个月黑风高的道夜,贵州省怀仁市文联主席戴某人,不知何故手指外伤了,于是跑到市人民医院就诊。夏医生精心给戴主席施行包扎,又告诉他道夜里头急诊不能缝合,要上九楼去手术。于是戴主席“情绪激动”,操起右腿就“横扫”夏医生的下腹,又用铁拳猛击医生头部,因为“感到自已没有被重视”———戴主席殴人致伤被处行政拘留十天,也算做了一回“网红”。

其实文坛之上的“打师”,并非文联戴主席一人,比如某地召开某大作家作品研 会,衮衮诸公,一片颂扬,好话谈了大道天,忽然有不识时务者,“委婉”给了几句批评,无非是“也有不足”云云,不料大作家径直跑到那“异见者”面前,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比如堂堂“高等学府”的文科陲授,因为一言不合,便与也是文科的女研究生网上“约架”,而且如期相见,在通衢大街上大打出手呢!

文坛的好拳脚,据说原来也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是以口头的叫骂声而始的———一位美女作家,好不容易有了作品,但是网络之上竟有“不同声音”,原先的粉丝,竟也发出不屑之言,于是美女作家,一改淑女之

TMD”状,连用三个“回敬粉丝,也算是文坛一桩公案。就是号称文圣多少代孙的“陲授”,因为记者采访,稍有不道,不是也宣以三番国骂吗?

文坛的“武打”,并非从今日而始,所以说“再秀”好拳脚,那是早有来由的———多年之前,一位曾经名扬南北的丹青高手,带着一位同样出名的女演员到了西南边陲,是因为州长没有出来亲迎而只指派了一名秘书长“面圣”,还是因为这秘书长“没有文化”,不晓得“大师”的足够份量,总之是“接持不周”,于是那大文人便操起一个偌大的瓷花瓶朝秘书长头上砸去,直砸得他血溅宾馆,连地毯上都是血,“砸烂”了别人的“狗头”之后,还不解气,还要他“作出深刻检查”呢———于是便有猜测,说“大师”何来这般怒气,是因为美女演员在侧,要表现“男人的雄武”,还是文坛之上,本来就流行一股戾气,而文人身上,又向来有着一身“武行”,就只有天知道啦!

文坛之下,某些粉丝们的“不文”也是不绝于耳,比如“百家讲坛”的主讲,口若悬河满腹经纶的国学大师,因为几句不中听的话,竟被“下面”的听众跑上来打了耳光;又比如绍兴的周府门口,因为排队小事,“鲁粉”们竟拳脚互加,打得一片狼藉。所以有识之士叹息,说真不明白这些奔“文化”而来的人们,怎么动不动就是全武行,而且拳脚这么厉害。 【原载《新民晚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