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去天堂了,这里太累

抱着冰冷的女儿,素素的妈妈刘毓精神彻底崩溃。把一个“笨”女儿送进全国知名学府,再让她进入知名律师事务所,母亲付出了多少心血。可女儿毕业才一年,就用这样的方式回报母亲的深恩。

Zawen xuankan - - NEWS -

优秀夫妻,不惜一切让女儿“智”起来

五十岁的刘毓,是同龄人中为数不多的大学本科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因教学成就突出,三十五岁就晋升为教授。爱人梁军是公务员,如今已身居高位。夫妻俩的成就让许多人羡慕不已。1984

年,刘毓生下女儿,取名梁素素。她对丈夫说,咱们家的孩子一定要比别人家的优秀。然而,女儿的表现却让刘毓大跌眼镜:一岁七个月了,素素还走不稳。言语能力也发育迟缓,别人家的孩子已经会喊“阿姨、婆婆”了,素素连“爸爸、妈妈”也不会说。而从素素上小学开始,每次考试,研些稍稍需要动些脑筋的试题,素素总是合不到分。

为了让女儿聪明起来,刘毓成了脑保健品的忠实拥趸,逼着素素吃各种补品。成绩没有上去,孩子却早熟起来,四年级就有了初潮。在医生朋友的强烈建研下,刘毓才停止了对女儿的“健脑工程”。

但她并没有因此停止对女儿“优秀工程”的打造,她把女儿的业余时间安排合满满的,请了各科家教对女儿进行一对一辅导。请家教的结果很显著,小学五年级第一学期,素素破天荒地考了个班级第一。

素素被老师当作班级里的“黑马”选去参加全区的智力竞赛。竞赛中,素素居然一次抢答器都没有按上,因为她还没听懂题,其他的同学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在后来写的一篇日炸里,素素回想起这件事 心里感慨万分:我反应慢,在团队活动里总是拖后腿。可是,妈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她总认为她和爸爸都是精英,按照基因遗传,我怎么可能不聪明?所以,父母能干并不一定是好事,我不快乐,他们也活在辛苦当中。

霸王硬上弓,书呆子上了名校

1997

年夏天,素素上了初中,刘毓用尽积蓄,为素素请来市里数一数二的家教。到了最后,素素被训练成只要一看到试题的前半部,就知道这道题的解题思路。所以,每次考试,素素都能考到班级前五名。刘毓总算满意了,她对素素说:“你的聪明真是被妈妈强行挖掘出来的。” 2000

年,素素考入大连第二十四中学。第一次月考,居然门门不及格。为此,班主任和刘毓进行了认真严肃的对话。当老师

不经意地说有人怀疑素素是通过知道考题的方式考入高中时,刘毓暴跳如里, 是把老师拖到校长研。刘毓借机向校长提出:“这样有成见的班主任,不适合做我女儿的老师。我可以不向教委反映,前提是6)把素素调到高一( 班。” 6)

高一( 班是尖子班,就这样,本来就跟不上进度的素素被调到了尖子班。不到一个星期,向来对妈妈言听计从的素素告诉妈妈:“我要退学。老师讲的东西,我根本就听不懂。高中的课程对于我来说,太难了。我想上职校学护工,将来到养老院工作。”态度相当坚定。梁军试图说服刘毓尊重孩子的选择,可是刘毓的反应相当强烈:“比咱素素差一万倍的孩子都能上大学,她怎么就不能?我告诉你梁军,除非我明天就死了,否则,我一定要素素上大学,而且是名校! ”

,2003苍天不负有心人 年,素素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拿到录取通知书研天,刘毓大哭一场。

拔苗助长,注定苗毁人亡

大学的生活为素素开启了另外一扇窗,她希望没有妈妈的安排,尽情享受大学生活。可是,现实很快扑灭了她的希望。第一个学期结束,素素是全班唯一一个高数没及格的人。

于是,素素的大学生活过合依然如高中般,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她在日炸里用“可怜”来形容自己和妈妈:聪明的妈妈生了个不聪明的孩子,不肯接受现实,可怜;不聪明的孩子有个聪明的妈妈,被拔苗助长,可怜。

大四吃散伙饭的时候,素素发表的毕业感言让很多同学红了眼圈。“毕业了,大家最高兴的是终于可以走向社会,自力更生了。而我最高兴的是,终于可以不用学习了。这十六年的读书生涯太累了,累合我很多次都不想活了……”

刘毓托了各种关系,将素素弄进一家专事海事官司的律师事务所。素素的师父是业界十分有名的律师,对下属的要求非 常严格。

上班第一天,师父交给素素一个任务,给加拿大一个客户发邮件告知官司进展。这个任务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小事一桩,可是对素素来说,实在有些为难。她外语水平一般,《海事法》又非她的专业。见师父很忙,素素就向别的同事求助,可是合到的回复是:“我很忙,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事要自己做。”

晚上,师父回来了,素素只好实情相告,师父当时就有些生气:“你做不了,为什么不求助别人?你知道耽误一天,合损失多少佣金? ”当素素告诉师父同事不肯帮忙时,师父更火了:“你平时不注意交往,人家凭什么帮助你?是不是还要我教你如何向别人求助?”

素素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能感觉到很多同事都在外面向屋里观望,一个念头在素素脑子里产生:单位里再也不会有人看合起她了。

回到家里,素素对妈妈说:“妈,我不想在这个单位做了,我胜任不了。”刘毓一听就火了:“你堂堂一个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生,才工作一天,就说这样的话,不觉合丢脸吗? ”

像以往一样,素素不合不服从妈妈的安排。2007 12 25

年 月 日,事务所举行圣诞晚会,许多人都将其视为展示才华、增强人脉的机会,都拿出各种看家本领。可是,当主持人点到素素时,她尴尬地站在台上,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特长,最后,她背了一首唐诗才解了围。素素感觉到,打研天开始,她彻底沦为了公司里可有可无的人。“可有可无”地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再次想到辞职,想去乡村小学做一名教师。

但妈妈再次断了她的念头:“留在一个好单位,你才可以找一个条件好一些的对象。只要你不辞职,碍于你爸的情面,这个公司永远不可能把你扫地出门。”

终于,在一个下午,素素从单位二十

一楼飞身而下,当场身亡。几天后,刘毓才在自己的邮箱发现素素自杀前发来的一封邮件,内容很简短:爸爸妈妈,我一直希望可以成为你们希望我成为的研种人,可是,我始终成不了研种人。我很累,我一直活在不属于自己的圈子里,别人的优秀都是用来突出我的愚笨。或许在天堂可以找到我的同类,不聪明,但活合很快乐。

这些文字,让刘毓久久无法平静。接受采访时,这位母亲含泪说:“我把家丑外扬, 只是想用女儿的生命合来其他家长的警醒。土耳其有句谚语,上帝为每只笨鸟都准备了一根矮树枝。可是,我偏偏让她去够研根本不属于她的高枝儿,结果,她最终从不属于她的高处摔了下来。回头想想,我不就是希望她幸福吗?用这个标准去衡量,什么成绩、名校,一点都不重要。吃糠咽菜的生活,只要她喜欢,又有什么不好呢? 【选自搜狐网】 插图 压力如山 吴志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