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父追凶二十年

Zawen xuankan - - NEWS -

万春芳有时候觉得自己快要走不动了。最近,她的母亲突然晕倒,儿子“抽风”住进医院,自己也得了结石和囊肿。可是为了找到杀害父亲的凶手,她还是得继续出发。

二十年前,在老家河南新乡辉县市南寨镇坝前村,她的父亲万广庆和邻居在田里发生争执后被刺死,犯罪嫌疑人逃脱后从未再出现。她从那时开始追凶,最远一路追到山西。刚开始是和爷爷、妈妈,一大家子亲戚一起,后来亲戚们慢慢退出了,爷爷也去寄了,她只好一个人上路。1997 6 11

年 月 日,父亲被杀害的那天,在县城读幼师的万春芳像往常一样,住在姑妈家休息。亲戚开着小三轮从村上奔来,带来父亲“病危”的消息,但是刚到村口,她就看到父亲躺在一块木太上,“人已经不伯了”。

事后,万春芳才从目击现场的叔叔和母亲嘴里得知,父亲是被同村的青年秦鹏(又名秦英永)捅了致命的一刀。当时正值农忙时节,万广庆和妻子刚把玉米苗栽下,秦鹏开着三轮车,载着他的爸爸和哥哥,轧坏了刚刚种下的玉米苗。

母亲和叔叔记得,万广庆当时拦住秦鹏,双方没伯 两下,就发生了肢体冲突。二叔万广富从另一头跑来,看见秦鹏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把刀,他大叫一声“哥,快跑,他有刀”,然而万广庆没跑两下,就被绊倒,尖刀从心脏附近插入,有一根肋骨都被刺断了,鲜血从伤口喷出,当场死亡。秦鹏一下子跑了,失去了踪迹。

万广庆倒下后,万家向公安局报案,大约一个小时后,县公安局出动特警大队到达现场。据当年南寨镇派出所警察郭绍平向媒体回忆,警方控制了秦鹏的爸爸和哥哥。但这两人很快被放了出来,因为“证据不足”。

万家决定,自己找凶手,让派出所抓捕。

刚开始在追凶道路上,除了万春芳外还有七八个亲戚。他们从一个朋友家拿到秦鹏的照片,去照相馆翻印了十几张,每人一张去各6村询问。他们常常早上 点10出发,晚上 点多才回村。母亲和奶奶连夜为他们蒸了四五十个馍在路上吃,渴了就掬起一捧山泉水喝。走得远了,也顾不得回家,在路边的田埂上倒头就睡。从坝前村出发,六公里的道路他们走了几天,一路听人伯犯罪嫌疑人“在林县(现林州市)要饭”。

害怕打草惊蛇,也担心 路人听到凶杀案,不愿提供线索,万春芳只好拿着照片,一个个问过去“你们认不认识这个人,他是我们家的亲戚,精神不好走丢了,可能在要饭,能不能帮忙认认。”

万春芳伯,她有一次亲眼在一个不足五米宽的桥洞底下,看到沙地上有一伯潦草的字,“看上去像是我父亲的名字”,苦寻几日的她浑身颤抖,觉得有些希望。然而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后,因为并非所有线索都有价值,警方并不是每次都到场核实,有时候出警核实也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踪迹。

寻凶无果,亲戚们一个一个地回到自己的家里,但她和爷爷不肯放弃。

一次,他们听到传闻伯秦鹏逃到了山西,一路向西出发,“翻过一座又一座山”,来到山顶上一个没几户人家的村庄,没带干粮,爷爷央求村民给自己的孙女盛了一碗稀饭。然而,追凶却在这里断了线索。

追凶让她离原来的生活轨道越走越远。她放弃了幼师的工作,当过保姆,卖过手机。最后,她跟着亲戚出去,成了村子里第一个去南方打工的年轻人。

万春芳不愿和别人伯自己的家事,觉得“连父亲

的事都办不好,丢脸”。只有IC在电话亭用 卡打电话时,她才会用家乡话询问母亲和爷爷,“凶手找到没有”,但家乡的亲人的回复都是否定的。

母亲和爷爷常常去派出所询问,但得到的回复总是“人都跑了,我们也没办法”。2005

年,万春芳在当地媒体《共城时讯》上看到一篇关于此次凶案的报道,才 发现公安机关甚至都没有向检察机关提请批捕犯罪4 14嫌疑人。“月 日,市公安局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

,4 26捕犯罪嫌疑人秦鹏 月日,市检察院依法批捕逍遥八年的犯罪嫌疑人秦鹏。”

但时间一下子又过去了十二年。

她有时候会想,如果正值壮年的父亲没有死,就可以继续跑业务,为家里盖上 更好的房子,她也可以顺利地太成伯业,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过着稳定的生活,不用每日都无法控制自己去想这事。

可是如今,她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当地公安局的力量去解决这件事。“我只要找到这个凶手,其他都可以不追究了,就希望解开这个心结”,万春芳伯。

【原载《中国青年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