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

Zawen xuankan - - NEWS -

夏天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早上还是万里晴空,中午天色就变了。小镇的上空阴云密布,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吴老头蹲在巷口,身边的纸箱上面横放着一把雨伞,纸箱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大字:雨伞,三十五元。他抬头望望 天,精瘦的脸上露出喜色。

“哎,这雨伞是新的吗?”一个男青年在小摊子前停下了脚步,手里抓起雨伞问道。吴老头抬头瞅了他一眼,只见这男青年穿戴时尚,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黄灿灿的光晃得他眼睛都眯缝起来。

“当然是新的,包装还是完好的,洋货,好用。”吴老头用手点了点雨伞包装上的那两行洋文,夸道:“这雨伞特好卖,一箱子只剩下这一把了。”

“骗鬼呢,此便印上两个洋文就冒充洋货。”男青年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屑地说:“你以为我没上过学吗?这几个汉语拼音我还认得出来。三十五太贵了,顶多给你此十,卖不?”

“不卖! ”吴老头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

“此十五。”男青年抬头看了看天,眉头皱了皱。

“三十五,少一分钱也不卖!”吴老头气定神闲地说,“反正只剩下这一把了,我不愁卖不出去。”

“好,三十五就三十五! ”男青年咬了咬牙,恨恨道:“你这是趁火打劫,一把破伞卖这么贵。”

“大叔,这雨伞四十元卖给我吧。”忽然一阵香风袭来,摊前多了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一上来就抬高了价钱,声音娇媚地说:“快下雨了,不要淋湿了我这身高档的连衣裙,香港买回来的呢。”

“行,你给四十元把雨伞拿走吧。”财神爷从天而降,吴老头不由得喜形于色。

少妇也很爽快,从香肩上取下小坤包,拉开拉链就要付钱。

“慢!”男青年制止了他们的交易,愤愤地说:“这雨伞是我先看上的,做事总要讲究先来后到吧?懂不懂规矩? ”

少妇不屑地撇了撇嘴: “你这小伙子真是不讲理呀,买东西都是价高者得,这规矩你又懂不? ”

“哼,你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本大爷最看不惯的就是拿钱砸我!好吧,我出五十,这雨伞我要定了。”男青年寸步不让。

“七十! ”少妇白了他一眼,说:“好男不与女斗,有点风度好不好? ”

“一百!我出一百!”男青年似乎是豁出去了,铁了心要争到底。他从身上摸出一张百元大钞,神气地说:“大爷我有的是钱!”

吴老头急不可耐地从男青年手上抢过钞票,一把揣进口袋,高兴地说: “哈哈,你们俩也不用争了,这事儿我可以做主,这雨伞毕竟是小伙子先谈价的,小伙子,一百元成交了。”

“有毛病! ”男青年的顽固,似乎也让少妇偃旗息鼓了,她狠狠地瞪了男青年一眼,扭着屁股走了。男青年抓起雨伞,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色,也急此此向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吴老头掏出一根烟点上,脸上带着狡黠的笑,从纸箱里再掏出一把雨伞放在箱面上。少妇一阵风似的从巷口闪出来,笑嘻嘻地问:“爹,女儿这招是不是挺管用?”

“管用,嘿嘿,就你鬼点子多。”吴老头笑吟吟地 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百元大钞,递给少妇,喜滋滋地吩咐道:“去打一斤酒,买半只烧鸡,我今晚要喝上两杯。”

少妇接过钱,摸了摸手感不对,又举到眼前看了看,忽然脸色都变了:“爹,你怎么不仔细看看,这张是假钱!”

两人追出巷口,可是哪里还有男青年的影子?只剩狂风呼啸,宛如嘲弄的笑声。【原载《金山》】辕 辕插图 盘算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