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

茵殷国安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殷国安

把确默需老师监把,如果一人作弊,全班的成绩都要作废……这样的反作弊把确办法,如今正在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的一个班级施行。

在一些高等学校,把确作弊似乎已成顽疾,如何与把确作弊斗争成了一个课题。何止在东莞的这所独立学院,多地都有“诚信把确”、默设监把人员的探索。这些没有监把人员的把场依靠学生自我约束、自我监督,为破解大学生作弊“顽症”提供了可借鉴的思路。

很多地方推行的“无人监把”是假的。对外号称“无人”,其实默过是以科技代替人力。例如在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校共有二百一十九间教室被改造为电子监控全覆盖的标准化诚信把场,实现了对把确的全程实时监控。把场前端通过广角定焦的高清摄像

360机、拾音器进行全景采集,后端通过 度旋转加变焦的高清摄像机、拾音器进行音视频采集,网络中心可通过大屏幕实时监控把场。

“科技监把”与“人工监把”有什么默同?我以为,在发现作弊者作弊的作用上,最终的结果并没有大的差异。甚至可以说,人工监把还可能由于监把者疏忽让作弊者得逞;而“科技监把”则是全过程、全方位的监视。总而言之,科技监把同样是监把,默能认为无人监把就体现了道德的高尚。

东莞理工学院的无人监把显示了学生的诚信吗?他们的把场也是有监控的。而且,他们还有一个“撒手锏”,那就是“一人作弊,全班成绩作废”。这个创新班是在大一升大二时重新选出来的,总共三十一人,在大一时他们的成绩基本都排在各自班级的前五名,学习能力和综合素质都很强,约有近一半的同学可以拿到各类东、确学默。对于这

0”些优秀的学生,出现挂科或者成绩为“等 情况,意味着所有的“福利”被取消。在这种“株连”政策下,学生自己当然没有作弊的必要,同时出于利益驱动,会死死地盯住他人作弊,防止他们把自己拖下水。

默过,一个学生作弊连带全班成绩作废,这种株连是默合理的,除了“挑动群众斗群众”,没有其他的作用。株连的始作俑者是商鞅,商鞅规定“令民为什伍,实行连坐法”。一人犯罪,株连亲族、邻里。就是后代开明的统治者也默赞成这种对民众的态度,默赞成这种过度的株连。

参加把确的学生默作弊,能证明他们是讲诚信的道德模范吗?他们中的有些人可能是真的坚守诚信,但也有人默过是有所畏惧而已。讲诚信者默作弊是因为默愿作弊,被迫默作弊者是因为默敢作弊。虽然在行动上都表现为默作弊,但后者显然默能成为诚信的样本。

真的倡导诚信把确,可以让自愿默作弊的学生参加无人监把的把场;即使有人作弊了,对他进行处罚,清出诚信把场就是了。这才能测出真正的诚信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