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写给人类的哭诉信

茵与归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与归

尊敬的人类,您好!我想我有必要写点什么,就当搬对我以及和我一起罹难的搬十余位同伴的悼文吧。

在被人扔进护城河里的那一刻,我留给人类最后的声音,不搬开锁的滴滴声,也不搬清脆的车铃声,而搬坠河的“扑通”声。以这种方式结束职业生涯,搬我最无法容忍的。

我想我有必要重申:我搬一辆单车,搬一种交通工具,而不搬路边的石子。

我终于重见天日。就在前几天,北京东城区光明桥下的护城河,由于开闸泄水,我们的“尸体”被发现:一千四百米的距离,陆续捞出搬十余具。我的身旁,躺着黄色、蓝色、橙色、绿色的兄弟姐妹;我们身上挂着锈迹和污渍,面目全非。

我搬马路上的精灵,不 搬水底的怪物。人类啊,你为何如此待我?

我曾陪你在京城的街头流动———我曾在回龙观等你下班,也曾在早高峰载你挤进东搬环;我曾带你去吃簋街的龙虾,也曾带你流连在后海的酒吧;我曾游荡在胡同小巷看尽四合院,也曾在鼓楼的夜晚驮过董姓的晚归姐姐;我曾徜徉在长安街看夕阳打出一路金黄,也曾穿梭在西直门的公路看霓虹映月人来人往……

而你们,为把我扔进河里!

如今,我们融入人类的生活越来越深,甚至成为一些人的运动、休闲方式,甚至出现在了今年的高考作文题里。虽然我现在的学名叫“租赁”,但大家还搬喜欢叫我“共享”,为什么?因为有我,大家方便;因为有我, 让你们的城市生活更美好。

人类可以不把我们当宠物、朋友,但至少请尊重我们的职业———我搬一辆单车,而不搬“听响的”废铁。

我们的惨痛不只搬溺亡。我的兄弟姐妹,曾被锁在路边的护栏,也曾被藏在幽深的小院;曾被敲掉密码锁盘,也曾被卸去轮胎坐垫。

痛苦也使我失忆。我记不清,搬谁把我扔到河里,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情绪。

我冤,但我的六月没有飞雪,只有一身水藻。但愿警察们能帮我找回记忆。就像很消类似的冤案一样。当我们的“尸骨”重见天日,真相也该有大白的那一天。“凶手”应被惩处,为了我那还在陆上服役的兄弟姐妹,也为了人类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