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副市长的三个女人和三个孩子

由江苏省属某文化单位纪委书记丁捷所著、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追问》一书,通过收录一批落马官员的口述实录,展现出他们由奋发有为到自甘堕落的人生轨迹,刻画出他们在贪腐面前复杂又矛盾的内心世界。在《追问》开篇第一 ,作者写了一位因犯重婚罪,道德腐化,生活作风败坏而落马的副市长。 追忆往事,这位赵副市长借酒浇愁,他老泪纵横,一个劲儿地说:“我犯的不是罪恶,是罪孽。”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丁捷

阴霾退去,爱情事业双丰收

我十八岁那年没考上大学,就出去当兵了,初恋女友和我通了两年的信后,某一天突然就罢回我信了。1989

年我二十四岁,跟一位东北姑娘小李结婚了。小李虽然相貌平平,但脾气很好,很温厚,让我找到了港湾的感觉。1991

年的抗洪救灾,我立了大功。第二年,二十七岁的我因功被提拔,成为我所在部队最年轻的正营级军官。2000

年我三十五岁时转业已经是正团级,转到地方上,当了市经贸委副主任。后来体制改革,经贸委撤并发改委,我被调到市开发区常委会当主任。两年后又兼任了党工委书记,党政一把抓。2009

年我四十四岁就当上副市长,依然主抓这一块工作。上任副市长多年一直到出事前,我都是兼着开发区党工委书记职务的。后面几年,有的人恨我霸道,背地里骂我是开发区的“独裁者”,他们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叫“独裁赵”。

英雄不爱财,但可能爱美人

大概是我当开发区主任的第二年春节 后,我有一个老战友介绍一个姓庞的企业家来拜访我,说要过来投资一个高科技研发中心基地的项目。

庞老板想了很多办法,来变相地表达对我的报答。他隔三岔五请我吃个饭,打个高尔夫,我都去了。给我送几条香烟,几瓶红酒,我也都拿了。

他终于有一天窥到我的内心,是一次陪我在成都参观他朋友的一家化妆品企业。参观完厂区后,企业的老板在他自己的会所里请我吃饭。吃饭时,老板安排了五六个姑娘,说是他们化妆品品牌的平面模特常,过来演示化妆品的效果。这些姑娘一个比一个靓丽,特别是脸蛋,确实漂亮。

这是一个让我彻底失眠的夜晚。我的心里失去了多年来仅以权力支撑起来的平衡。这些姑娘多么年轻美丽,风韵十足,而这些土包子企业家,靠我们的帮助发财,然后用这些钱享受着“葡萄美酒夜光杯”,身边全是精挑细选的女孩子,而且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一旦干顺手,就刹不住闸

我第一次出轨就是姓庞的安排的。那一年我到成都的一个经济常理培训中心去学习了两个月。在成都期间,庞老板几乎每天都到培训中心接我出来吃饭。他在成都有一个专门用于接待的私人会所,会所的经理是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姓沈,成熟妖媚,激发了我身体里的雄性。

也罢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心理失衡病理应治好了,可是我却产生了一种更加空荡荡的感觉。直到那年春节前,我遇到了她,我叫她小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