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连接老家的线

Zawen xuankan - - 交流平台 -

老家的土地,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在我成年的时候,我离开了老家到外面闯荡。母亲就像一根线,连着我和老家。我就像一只风筝,尽管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但母亲这根线始终牵着我。

母亲走了,这根线也随着母亲飞走了。我就像一只无线的风筝,在天空漂泊。

母亲活着的时候,像风筝的线牵累着风筝一样牵累着我,让我疲惫不堪。母亲走了,我解脱了,不用再为尿床的母亲晒被子,不用再照顾行动不便的母亲,不用再操心母亲的一日三餐,不用再费心生病的母亲。母亲走了,但我的心也碎了,我和老家也断了联系。想母亲的时候,只能在母亲坟前坐坐,只能在梦中相见了。

(读2017年6月《母亲走了》) 郑来福渊河南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