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的走样与走样的国学

茵刘诚龙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我觉得,传统国学应该贯穿到我们的衣食住行当中”,说这话的,是成都一位叫李里的。李先生国学如何衣食住的,不提,单提其国学之行,甚是网红。每天早晨,其国学造型是这样的:李兄左手牵着牛,右手拿着铲,他的娃背着小书包坐在牛背上,时不时朗诵诗歌,李兄与孩子与国学与牛(或驴)一路同行,一同走台,不,是走街。他行走的不是乡村,而是车水马龙的成都街头。按时下说法,这叫做仪式感。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某中学也要摆弄国学,凌晨五点叫学生起床,整顿衣裳起敛容,齐声背诵道德经;这还不算出格的呢,据说该校每天还弄一场国学节目,超有仪式感:操场上黑压压一片,向孔子行跪拜礼。

这事,若叫辜鸿铭先生来论,他也吃惊:监生拜孔子,孔子吓一跳;国人拜国学,国学要上吊。咱们如今弄国学,办国学班,北大老板班是几万几十万;一小四小,小学生呢,收费是几百几千吧。孔教曰仁,孔班曰钱。孔子班,国学班,一门心思想从国人身上捞钱,非尊孔,非践行国学。儒学曰仁,捞钱便是不仁。

牵着一头牛,行走在街头,貌似很国学,其实国学愁。牛要拉屎街头,兄弟可否当环卫工人?汽笛一声牛发惊,儿子甩下来怎么办?实言之,牵着一头牛,在街头行走,只有仪式,并无实际,尤其不合文明之道。叫学生尊师尊孔,尊老尊祖,定然是对的,可是校长先生,你叫学生下跪,这是教学生当公民,还是教学生当奴才?

国学曾被弃为敝履,荒置多年,传统文化有断裂之虞;如今,传统文化断裂还有虞焉(只要是国学,国粹也当国渣的,大有人在),新添一虞是怕断现代文明。十多年前,曾出现一股退学读经热,家长不把孩子送 学校,而把子女送私塾,不让读数理化生,只让读经史子集。有个叫郑惟生的,他爸将其当国学小白鼠,不让进学堂,十多年后,郑惟生长成十九岁的小伙子,一句英语都不会,只会背《弟子规》,他曾背过一千七百遍呢。除了会背弟子规,他啥都不会了。

国学花枝招展,袅袅娜娜,从传统里走来,走了一些时候了吧,走“国”派还在走。当然可以继续走。只是走国学之路,要走正,莫走偏。偏偏是,很多国人走偏了,一是走偏了好内涵(单重仪式感),一是走偏了精华线(拿糟粕当醇酒),一是走偏了新文明(专去翻黄历)。【原载《讽刺与幽默》】插图 牧童遥指国学路 臧 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