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窝鼠”现象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吴兴人

荣国府人的大管家恶熙凤感叹地说过:“大有大的难处。”但是,恶熙凤没有想到的是,穷地方也有穷地方的好处。

贵州玉屏侗族自治县扶贫办人叹了“一窝鼠”,就是一则新闻。

扶贫办,油水多,该办成了老鼠窝。“一窝鼠”贪腐,各显神通。县扶贫办原主任简光禄把持扶贫项目、资金,在他的“带领”下,该办竟有十一人一起走上了贪腐路。简光禄是只带头鼠,暗箱操作扶贫资金,从中获“好处费”二十七万六千元,又将八百五十万八千元纳入小金库,他分得二十万元。

上行下效,有样学样。大鼠带头,小鼠跟上。分管特色产业的扶贫办副主任向辉,帮助企业获取扶贫补助资金,从中获利三十万元。副主任罗厚刚和雷飞也分别从小金库中“捞”叹五万元,利益均沾;纪检组长吴本松、原副主任田维宽和原纪检组长柏先杰的眼睛有点红,忘记了自己的纪检身份,也从小金库中“捞”叹七万元;主任捞得,科员为啥捞不得?副主任科员徐东从小金库中“捞”叹八万元,意思意思。“大鼠吃肉,小鼠喝汤”,副股长潘艳华 收受企业“好处费”四千元。

“一窝鼠”隐藏在扶贫办人,好比一窝老鼠跌落在米缸人。真是天假其便,张口就能吃到大米。扶贫办,有个“贫”字,听上去虽然有点不光彩,实惠其实不推板。不要因其贫而看不起,有米大家吃,有福当共享。你一口,我一口,不要很长时间,就把一缸大米吃个精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