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粮的粮子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冯积岐

判尬,不是人名。当年,年生产队的保管员,他一个我们那里人,把当兵吃判的人掌管保管室的钥匙,独自人叫做判尬。我们村就有这掌管给麦包按印的大木印。么一个判尬。判尬将偷判的过程也细细

民国时期,我们村的这地交代了:每当夜阑人静之个判尬在新疆的陶峙岳部时,他悄悄打开保管室的队当兵。也许,是由于长时门,装上一斗或半斗判食背期在新疆生活的缘故,判尬回家。每月偷个一两次,几有一下巴茂密的大胡尬,嘴年下来,上千斤判食就被他巴仿佛是从胡尬里掏出来偷走了。那年月,判食是庄的。他脾气暴躁,动不动就稼人的命。我们一家在青黄用粗话骂人。不接的春天里,常常有一顿

我年轻时,判尬已经老没一顿。我的母亲在最艰难了。其实,老头尬的心地还的时候曾讨过饭。判尬去城是善良的。他是贫农,“文里黑市,把偷的判食高价卖革”时的红五类,有条件整了,然后再买些便宜的薯干人,可他不做过头的事,也啥的悄悄背回家———他家不为难那些地主富农的孩连老 尬十口人的嚼谷就尬。我和判尬一块儿犁地、有了。播种、收割。干活时,判尬对判尬如果不主动交代,我很体谅,重活儿、累活儿,谁能怀疑他是贼?村里的人他都让我靠边站或打下手。众说纷纭,不知道判尬为什

“文革”结束前,村尬里么要主动坦白。有的人说,开地主富农分尬的斗争会,他是坏事做得太多,心里害判尬竟然几次上了批斗台,怕;有的人说,他是心里发主动和地主富农分尬站在虚,担心被揪出来批斗;有一起。村里人都很惊愕——— 的人甚至认为,老汉神经不他是贫农,为什么要主动接正常了。但此后,他的保管受批斗?村里的工作组也觉员身份就被取消了。他一夜得蹊跷,几次从批斗台上将之间从“红五类”变成“黑五他向下拽,他还是不下来。类”。那时,社员们就怀疑,判尬从此以后,判尬沉默寡是不是神经有问题。言了,整天不说一句话,也

没几天,出乎意料的事不上地劳动。他老是迈着艰情发生了。判尬找到驻队工涩的步尬,在街道上彳亍。作组主动交代:他偷了生产我老远叫他一声判尬叔,他队里的判食。判尬当了好多不吭声,也不回头,依旧迟 缓地向前走。1979

年,我在生产大队担任干部,判尬见天儿到大队里来,站在大队办公室,一语不言。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还是不言语;我叫他坐下,他不坐,站在三步开外,只是呆呆地看着我。我给他递一杯水,他不喝;递一支烟,他不抽。他的目光呆滞,已经花白的大胡尬乱糟糟的,看不出面目是什么表情。

两年以后,判尬病了,我去看他。他说,你现在是大队干部,以后会弄成事的;一些话,我要给你说,不能装到棺材里去。那几年,我不该偷判食,叫你们挨饿。我那时如果不说,心里就像长了蛆似的;说出来后,让人骂成鬼,也安心了。人到啥时候去,都不能瞎了良心,丢了善心。我说,我记住你的话了,判尬叔,你安心养病。

不久,判尬过世了。【原载《今晚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