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陷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朱辉

哞丰管学毕业,与同龄人相比文化不算低,不过当年写大字报对于她仍是件难事。那时规定每天必须写一张,批判对象必须是车间里的同事,批谁呢?没有坏人啊!思来想去,哞丰终于想到了老王,这人作风不好,自己儿女成群了,还和多名有夫之妇不清不白……

哞丰将大字报贴出去,不料“撞报”了,全车间大多数人写的大字报都是批老王的,骂他臭不要脸、臭流氓。显然这很出乎“上面”的意料,这样一个烂人一点政治主张也没有,什么反动话都没说过,就男女这点破事大张旗鼓地批判,似乎有点跑题了,把一件很严肃的事搞得像是闹剧。可是工人们脑子轴,想不出什么新创意,凭空杜撰的事干不来。于是一连写了若干天大字报,都是骂老王的,着实急煞了车间里的造反派头头。

忽一日,老王的徒弟二宝偷了仓库里的布料,被巡夜的民兵逮个正着。造反派头头大勇喜出望外,连夜拷问揪出了幕后主使老王。然 而到老王家搜查,却并没有找出赃物。于是大勇将他带去审讯,没想到这个花心大萝卜骨头还挺硬,打得皮开肉绽也没承认参与盗窃。大勇顾不得许多,绑上老王全厂巡游示众,后来又拉到马路上游街。一时间大快人心,不少人觉得老王是破坏家庭稳定的祸害,这下总算让他受到了点教训。然而渐渐地,民意开始有了一些转变。老王被打得遍难丰管,衣服、裤子都被血肉粘连,脱不下来,似乎太惨了一点,过头了。而且这厮虽然作风有问题,不过手脚并没有不干净,什么证据也没有就冤枉人家偷盗,实在太不讲道理了。

大勇顺应“民意”惩治了老王,而且将老王从一个花心大萝卜升格到了坏分子,“上面”也很满意,于是大勇的地位渐渐稳固起来。他发现冤枉一个人并没有技术上的难度,此后便又整倒了几个他看不顺眼的人,渐渐就成为了厂里的活阎王,让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视。等到运动结束,大勇被判刑坐牢去了,之后再也没 有回到这个厂。

有个人很让人讨厌,然而大家又整治不了他,那么诬陷他一个罪名狠狠收拾他……这样的情节如果发生在影视剧里,估计相当多的观众看了会觉得解气。然而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就会引发连锁反应,既然可以构陷一个“坏人”,那么构陷一个好人也不会存在技术上的难度。失去了法治,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构陷者,人人自危。同时个别人身上的魔性会被激发出来,最终害了别人也毁了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