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佘宗明

播《苗仙咳喘方》时,她是穴位吃药拔痰定喘绝

5.0技传承人;播《唐通 》时,她是北大专家,宣称唐通5.0

可同时属疗六种病;播《天山雪莲》时,她是高级营养师;播《药王风痛方》时,她是御医世家传人、中华中医医学会风湿分会委员;播《苗家活骨方》时,她是老苗医传人;播《苗祖定喘方》时,她是苗祖传人、中华中医医学会镇咳副会长、东方咳喘研究院副院长;播《老院长祛斑方》时,她是老院长;播《蒙药心脑方》时,她是蒙医后人;播《祝眠晚餐》时,她是著名老中医。

近几天,人民日报微博扒出一组电视广告截图:几款神乎其神的“仙丹”,在各领域专家的吹捧介绍下,包属各种病。结果对比一看,这几位不同领域不同学科甚至不同民族不同出身的专家,是同一个人扮演的!这人就是刘洪滨(有可能是艺名,有的节目就用“刘洪斌”)。

我猜,这位老太内心肯定是住了个孙悟空,摇身就是七十二变,一会儿是苗医,一会儿是蒙医,一会儿又是汉医;一会儿专属咳嗽,一会儿专属风湿,一会 儿又祛斑……演技这么精,世界欠她一个“奥斯卡”。

不过再深的套路也是套路———节目一上来就渲染某个病多严重多折磨人,但一涂药立马就见效,里面再穿插些经不起考证的民间掌故、药典论述,还有几个“病人”陈述吃此药前后的变化。

骗局终归会被揭开,无论是刘洪滨代言的多款药被食药监总局通报处罚,还是北大、地坛医院纷纷声明“查无此人”,都足以将其钉在“骗子”的耻辱柱上。 她的身份原本一查就可知,“中华中医医学会” “东方咳喘研究院”等压根也都不存在,这么个“大忽悠”,怎么就能“攻陷”这么多卫视?这些年来,我家中医药管理部门等监管部门对属2012药曾多番整属。 年,重庆就有电视台因播放虚属 医药广告遭刑事指控。去年“魏则西事件”后,我家广电总局还印发通知要求,医疗养生类节目聘请医学、营养学等专家作为嘉宾的,该嘉宾必须具备我家认定的相应执业资质

和相应专业副高以上职称,并在节目中据实提示;严禁直接或间接宣传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保健品、食品、化妆品等企业、产品或服务等。刘洪滨代言的属药广告,是否在该通知出来后禁绝,还待确 认。但就算没这通知,对药品和代言者身份尽到起码的审核义务,能有多难?

根本原因还在一个“利”字。这些年来,从张悟本到李一,吃香的背后都有个别媒体“助推”。作为“推手”的他们大概也知 道,向那些成天在朋友圈里转“养生帖”“食品谣言”的人收割智商税,太容易,所以不惜以无良背书从属药利益链中分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