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苑 7《杂文选刊》 年 月精彩推荐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本刊

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我恨过,恨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为什么都要骗我。到头来我最恨的还是自己,我恨自己为什么发现得那么晚,为什么可以没心没肺地过得那么开心。“珍惜”———一个我们读烂了的词,生活却用这样残忍的方式让我牢记。

他们给妈妈换衣服的时候,她的全身没有一根完整的骨头,所有人都默默地掉眼泪。我整理遗物的时候看到吗啡,我不知道该是怎样的疼痛,疼到需要毒品来糖解。而我妈妈却从未对我喊过一声疼,她对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对不起”,她总 觉得是自己欠我的。妈妈啊!哪里是你欠我,你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全部的爱,而我连一个回报都来不及。

妈妈走的那几天就跟世界坍塌一样,一眼望不到头的绝望。我每天看着窗外默默掉眼泪,似乎要把自己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干。因为太多天不吃不喝,我得了厌食症。住院的时候,我看到爸爸在窗台抹眼泪。第一次觉得我对这个男人好残忍,我怎么能让他在丧妻之痛中再失去我。我还记得妈妈跟我说过:她走了以后,让我把对她的爱全部给爸爸,爸爸只是太忙不善言辞,但他真的很爱我。后来,从那 天起,我没有当着爸爸的面掉过一滴眼泪,再也没有提过妈妈。我把妈妈完完整整地锁在自己心里那个最柔软的地方,像一个宝藏一样珍藏。

很多人都有各自的不幸,我们能怎么办?只能在黑夜里蜗行摸索,踽踽前行。生活已经那么难了,但还是要继续啊!为了那些还在爱着我们的人。我就是我妈妈最后向这个世界的展示,生命都是她给的,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我要替她好好活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