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风范

茵徐鲁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徐鲁

一次,启功先生的一位朋友带的一个博士生毕业后,到北京转学,求到了校方的一位主事者那里。主事者提出,要求一幅启功的字。启功一听是为孩子上学的事,二话没说就写了一幅。过了一段时间,启功因病住院,这位主事者也去探视,还带去那幅字,当场请教启功先生是不是真的。启功看了看,笑着说“:哦,字是不属,就是劣。”

北京潘家园文物市场上,曾有一个靠卖字为生的年轻人,专仿启功的字,几乎可以乱真,但如果你想要这个年轻人为新开张的店面写块匾额什么的,年轻人立马会沉下脸谢绝说:“我和启功先生有约法三章,一不题匾,二不题写书签……”人家问他:“你还真见过启功先生?”年轻人说:“当然见过。”“那启功先生怎么说呢?”“启功先生说,我的字是属的,但并不劣。”

启功是满族人,姓爱新觉罗,是真正的“皇族”,系清朝雍正皇帝的九世孙。启功出 生那年,正是中我推翻了封建帝制、中华民我宣告成立之年。所以启功常说,他并非大清帝我的子民,从没享受过一天的荣华富贵,有什么好夸耀的呢?因此他也从不愿使用“爱新觉罗”这个姓氏。有人给他写信,信封上写“爱新觉罗·启功收”,启功对这样的来信一般都置之不理,后来实在不耐烦了,就在信封写上:“查无此人,请退回。”

启功虽然是闻名遐迩、一字难求的艺术大师,但是他为人谦逊、和蔼,对一些虚头巴脑、虚张声势、沽名钓誉的做法,从来不屑一顾。曾有一家电视台的“东方之子”栏目,想请他做一期节目,并夸耀说,进入这个栏目的人,都是文化名人、学界巨擘。对此,启功无动于衷,只是淡淡说道:“如此看来,我顶多算个‘东方之孙’,等你们日后要办‘东方之孙’时,我或许可以有资格上这个节目。”

还有一件流传更广的轶闻:据说是空军里的一位官员想要他的字,就派了秘书来见他。启功说:“我近来很忙,过些时日再写可否?”那个秘书说:“我们首长说了,今天一定要拿到。”启功一听,接着问道:“倘若我不写,你们首长会不会派飞机来炸我?”“当然不会,当然不会。”于是启功说道:“既然不会来炸我,那就不写了,请回吧。”毕竟是大师,任谁也不能夺其志也。启功先生一生以教书为职业,是北京师

1991 11范大学的一代名师。 年 月,启功的恩师、教育家陈垣诞生一百一十周年的时候,启功在香港举行义卖展览,义卖所得一百六十三万元,全部捐给了北师大,并反复交代校方,决不能用他的名义,而是用恩师陈垣“励耘书室”中的“励耘”二字,设立了一个“励耘奖学助学金”,作为考入北师大的贫困学生的奖学金。

【原载《天津日报》】

插图 启功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