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与内山谈“认真”

搭上去的认真劲儿”,“我不得不承认日本人非常认真。这是我对比了中日两个国家的国民性格得出的结论”。鲁迅的观察很深刻,对国民性格缺点的批评很中肯,也是对《活中国的姿态》所持观点的纠偏。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乐朋

1927 1936

年至 年的十年间,鲁迅一有空就会去内山书店逛逛,买些书刊,并与内山完造喝茶聊天。他俩聊的话题很广,可谓推心置腹、无所不谈。1936

据内山完造在 年底刊于日本《改造》杂志的回1935忆文章记载:大约是 年3月的一天,鲁迅又来书店与内山聊天。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年的内山,汉名叫邬其山,是个“中国通”。其时,内山所著《活中国的姿态》一书刚由鲁迅作序出版。鲁迅说,它给日本读者介绍了“中国的一部分真相”。可对内山赞扬中国历史文化的乐观态度,鲁迅不以为然。他说:“你的漫谈太偏于写中国的优点了,那是不行的。”为什么不行呢?因为“现实非常令人悲观”,而且优点说多了反会“滋长中国人的自负的根性”。

那天的聊天集中于鲁迅养病期间的思索。鲁迅说:“我这三个月躺在家里休息的时候想得很清楚了,中国四亿民众其实都得了大病,病因就是我之前讲过的‘马马虎虎’!我认为那就是一种随便怎样都行的极1934不认真的生活态度。” 11年 月起,鲁迅每晚发烧、咳嗽。鲁迅生病期间,想到国人的通病,症结就在做事、生活缺乏认真精神。

曾在日本留学多年的鲁迅,对比了中国人和日本人。他说,“我想日本人的长处就是不论做什么事都有像书里说的那种把生命都

“九一八”之后,中国的抗日声浪渐起,国人对日本人的仇恨情绪加剧。此时此刻,鲁迅夸日本人的“长处”,褒扬其“认真”,似不合时宜。深知国人脾性的他说:“我想,中国即便把日本全盘否定,也决不能忽视一件事———那就是日本人的长处———认真。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一点,作为中国人不可不学。只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说这话的好时机,今天就算我喊破了喉咙,怕是也没有谁会听我的,相反会被扣上类似‘卖国贼’‘帝国主义走狗’之类的帽尬,被人追杀吧。罢了,对于这一点我无论如何都不吐不快,只不过是觉得今天应该说出来而已。等到病快好的时候我一定要说,这事我不得不说。”

八十多年后的现今,中国强大了,经济总量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但国人的“马虎”病仍未痊愈。做事情、过生活,认真的不多,而像“做戏似的”不少。国人大都轻蔑地呼称“尬日本”,可一谈到家用电器的冰箱、空调以及尬汽车,又总喜欢买原装进口的“日货”;连个抽水马桶盖,还要去日本抢。产品质量的高下,与做事的态度确有正向关系。

其实,不只学日本人的认真,德国人的严谨、美国人的创新,都值得一学。自大自负,难有进步。【原载《今晚报》】插图 鲁迅漫像 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