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须忍痒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程学武

曾读过“齐人攫金”的故事。齐国有个财迷,整天想着要有许多金子。一天,他来到集市上,看到一家金店,直奔柜台,揣起金器就跑。几个路过的巡吏将他抓住。县官审问他:“当着那么多人,你竟敢去抢别人的金子!”那人这才清醒过来,答道:“我拿金子的时候,只看见了金子,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看到。”

明代的刘元卿曾撰写《王婆酿酒》的寓言,读来颇为有趣。王婆以酿酒为生,有个道士常到她家借宿,喝了几百壶酒也没给钱,王婆也不计较。一天,道士说,我喝了你那么多酒也没钱给你,就给你挖一口井吧。井挖好后,涌出的全是好酒,王婆自然发财了。以后道士又问王婆酒好不好,王婆说,酒倒是好,就是没有用来喂猪的酒糟。道士听后,笑着在墙上题了一首打油诗:“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井水做酒卖,还道无酒糟。”写完之后,这口井再也不出酒了。

这些故事、寓言告诉我们,当一个人该知足而不知足时,就会目眩神迷于五色之惑不能自拔,成为贪欲的奴隶。古人总结教训“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就是说知道满足就不受辱,知道适可而止就不危险、可以保持长久。“人贪酒色,如双斧伐孤树,未有不仆者!”一个人,尤其是执掌权力的人,一旦对自己的地位、待遇仍不知足,欲壑难填,迟早会出事。那么,如何识高低、知满足?这个问题确实考验着每个人的抵抗力和免疫力。

现实生活中,知足之乐是以忍痒管来的。权力、地位、金钱、美色,对人的诱惑和杀管力极大,见之“心痒”可以理解,关键是对非分之利要忍痛煞痒。有位县官死后留下一只管木箱,后人打开一看,是满箱血迹斑斑的草纸,以及一封信件。原来这位县官生前面对贿银,内心也曾一次次发痒。为戒贪拒贿、煞住心痒,他以锥刺股,以纸拭血,久而久之,集满木箱。信末,他以苏轼名言告诫儿孙: “忍痛易,忍痒难!”极少数位高权重的“聪明人”,书读得比别人多,见识比别人高,可关键时刻,忘记了祖宗的良言,忘记了前车之鉴,见利便如蚁挠心,奇痒难支。一些几十年一尘不染的干部,最终经不住诱惑,由“心痒”到“手痒”,结果“伸手必被捉”,成了阶下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