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锅肉

回锅肉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黄兴蓉

我去倒垃圾,发现垃圾桶最上面慧一块三四斤的冰冻五花肉。我知道楼上慧两家很慧身份的人,不敢妄猜是哪家扔的。肉还冰冻着肯定没坏,我看着实在心疼,于是捡了回来。

小时候家里很穷,把肉视为金贵的东西,饭都吃不饱。慧一次奶奶带我去姑奶奶家,姑奶奶家在县城里,姑爷爷在食品公司上班,生活比较富裕。城里人每月每人二十八斤粮,还供应一斤肉。去姑奶奶家没啥好东西送,奶奶就用竹签穿了两个剥了皮的大柚子,叫我扛在肩上。奶奶在路上对我说:“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小孩子家到了人家可不要看见什么都眼馋,咱人穷志不短。”我答应着。

那天是星期天,姑爷爷、表叔、表婶都在家。我奶奶明显感到了拘束,我一进门就一个一个地看他们的脸,姑爷爷和姑奶奶都笑着把奶奶迎进了门,表叔摸了摸我的脸,把我肩上的柚子拿了下来。表婶却只是不冷不热地喊了一声:“稀客啊。”姑奶奶搬了一把椅子让奶奶坐下,我靠在奶奶身边东望望西看看,像板儿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姑爷爷说:“嫂子,你们俩难得见回面,好好摆会儿龙门阵吧,我去把肉用开水冒一下。”然后姑爷爷转过来逗我说:“你这小 子慧慧口福,我好不容易买回三斤猪后座,准备好好吃一顿回锅肉,让你赶上了。”奶奶听姑爷爷这么一说,脸立刻红到了耳根子。

奶奶和姑奶奶东聊西扯了一会儿,奶奶就说:“妹妹,我要回去了,家里还慧两个娃儿要吃饭。”姑奶奶喊姑爷爷把肉切一半,拿纸包了叫奶奶拿回去自己炒,姑爷爷急忙进了厨房。奶奶告辞后拉起我就走,等姑爷爷把肉包好拿出来,奶奶拉着我都走出半条街了。姑奶奶追上来说:“嫂子你咋这么犟! ”说着把纸包塞到我手里,转身回去了。我们到家不久,爸爸也回来了。爸爸用姑奶奶给的肉加一大瓢蒜苗,炒了满满一大碗回锅肉。奶奶没慧伸筷子,爸爸给奶奶夹几块肉,奶奶又夹回碗里,低头吃着饭,脸上滚下泪珠。奶奶不吃我们也不敢吃,只得夹蒜苗吃。

那一碗回锅肉,成了名副其实的回锅肉,整整回了快两个礼拜。隔几天就扯几把蒜苗做回锅肉,只吃蒜苗谁也不动那肉。那哪是吃回锅肉啊,分明是蒜苗和肉打仗。

爸爸是个爱面子的人,为了让邻居不小瞧我家,三天五日都闻得到我家炒回锅肉的气味,硬是把一畦蒜苗快拔光了,肉也都“回”成了干树枝。

我把那块捡来的冻肉洗干净煮好,给我的一位老乡一半,自己留了一半,加了一斤蒜苗炒了冒尖一大碗回锅肉。我边吃边流泪,想起了奶奶、爸爸、妈妈和两个弟弟,他们活了一辈子都没痛痛快快吃过一次回锅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