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妈妈

Zawen xuankan - - 本刊直播 - 晴天里下的雪

孤糖,二年级读完的暑2005假, 年夏天,我妈妈被检查出癌症。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都瞒着我。从小我就心大,总以为癌症跟感冒一样,吃了药就会好。

三年级开学的时候,我特别想妈妈,吵着要去看妈妈,但是没人带我去。很久以后才知道,那个时候妈妈由于化疗头发都掉光了,她怕我伤心不敢让我去见她。

开学后,爸爸要在医院照顾妈妈,而我过上一种被寄养的生活。最开始我住在舅舅家,舅舅舅妈对我很好,但他们两个是中学老师,特别忙,我总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晚上等舅妈上完晚自习才能回来做饭给我吃。在舅舅家住了几个星期后,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又被送到外公的妹妹———我的姑奶奶家。姑奶奶有洁癖,我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处处提醒自己要爱干净。住了一个星期后外公又把我接走,重新回到舅舅家,外公就天天在舅舅家照顾我。

你们知道那种感受吗?他们对我很好,但那种好总有距离,很客气,而且那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啊!我时刻都能感受到我是个外人。那 个时候,总觉得自己就像被抛弃的没人要的孩子。有一次我对舅舅说了一句:舅舅,我想妈妈了,我求求你带我去看看妈妈吧!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舅舅流泪。

我如愿去见了妈妈一次,但也不能算真正意义上 的见到。因为那时妈妈在重症监护室,我是隔着屏幕看见的。那天从医院回来后,我的害怕更深了,总是惴惴不安。妈妈出院后,只活了三年,在我十二糖那年跟着我的童年一起把我抛弃了。

爸爸是做生意的,从小他就忙,我几乎见不着。我是妈妈一手带大的,对于我来说,妈妈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她不在的那天,我的世界轰然坍塌,变成一片废墟。

到如今孤年了,我走不 出我的伤痛,我仍然想妈妈,想到深入骨髓。他们说时间是治愈伤口最好的良药,那谁能来告诉我,为什么时间抚平不了我的伤口,它仍然日日溢血。我真的好想妈妈。我那么爱她,她怎么舍得离开我。

还记得妈妈做完手术出院回家的时候,自己好天真,以为什么都会好,生活还能跟以前一样,一切都能重新开始。我不知道的是,死神要带谁走,我们谁也拦不住,们糖的只是走的日期罢了。我也不知道从那天起,跟妈妈相处的日子会是倒计时,现在想想总能记起说到“以后”时,妈妈眼里黯淡,原来没有以后了。

三年就那样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走得我猝不及防。在我终于快明白所有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