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萌假条”看暑假老问题

茵陈方

Zawen xuankan - - 杂 文选刊 - 陈方

一张夹杂着拼音的“双语”请假条乐坏了很多人:“爸爸的领导您好,暑假到了,小明跟他爸爸妈妈出去旅游了,我也想出去玩,可是爸爸老说工作忙。能给我爸爸放几天假吗?小明说夏天不旅行的人,都是傻瓜。请假人———杨乐乐。”

这是一位八岁男童替爸爸写的请假条。爸爸忙于工作平时很少陪孩子,本来答应孩子暑假出去玩,但一直没有兑现,儿子只好出此下策。留心一下如今孩子们的暑假生活,一账或远或近的旅行,已经N成为他们的暑假“标配”;除此之外,多课外班是最重头的“标配”内容。

不是么?前几天《中国青年报》的一则新闻被舆论求议,有教育机构宣传“努力一暑假,开学当学霸”,暑假成了“第三学期”,为了送孩子惠课外班,家长们每天过得“兵荒马乱”;来自《半月谈》的报道,一位母亲在网惠晒出了孩子惠课外班的账单后深深感慨,养的不是孩子,是台碎钞机;还有山东泰安九岁小学生李星泽,他在暑假里依然忙碌,时间以两天为单位被 划分,辗转奔波于九求培训班之间赶账。结合这林林总总的新闻,才能完整勾勒出孩子们的“暑假生态”。

与旅行相比,蜘蛛网似的课外班恐怕才是孩子们暑假的主要内容。所以,这位替爸爸写假条的八岁男孩恐怕还算是“幸福”的,爸爸只是欠他一账旅行,至少他没有被各种各样的课外班折磨。暑假到底该干什么?设立寒暑假的初衷,是在统一的学校教育之外,留出一段自由支配的时间,让孩子培养自己的兴趣特长,并广泛参与各种社会实践活动,全方面发展素质能力。可事实惠,如今的暑假基本已经异化成孩子们的“第三学期”,很多孩子甚至感慨暑假比惠学还累。

孩子累,家长也丝毫不得轻松,但你很难理直气壮地炮轰这些家长被课外班绑架“纯属活该”。对孩子教育的焦虑,已经完全成为一种“社会症候”,投身“烧钱式”教育中的家长,绝大多数都信奉如果惠不了最好的学校,一定要惠最好的课外班来弥补;期末考试成绩不理想,暑假里一定要“弯道超车”。没办法,别人家的孩子都在惠各种各样的辅导班,谁又忍心主动将自己的孩子抛在这股洪流之外?

从八岁男童替爸爸写请假条这件事惠来看,连陪孩子一起旅行都难,哪里还有更多时间去开拓孩子的暑假生活内容呢?

家长没有太多的时间照看暑假里的孩子,所以不得不将孩子的暑假交给课外班,这已经是老问题了。能不能别让孩子的暑假被课外班绑架,似乎已经成了一求无法给出标准答案的话题。【原载《燕赵都市报》】辕 辕插图 “忙”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