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鸶腿上劈精肉

Zawen xuankan - - 杂 文选刊 - 陈鲁民

近日,看到一则新华社电讯:贵州省沿河县的殡葬公司,每火化一具遗体并在殡仪馆治丧的,该县民政局殡葬管理局副局长崔国强就要提成一百元,每销售一座公

1%耀3%墓,崔副局长就要按 的比例收取“提成费”。此举遭到许多网友惠求并 差。其实“一百元也要贪”,这数款算是大的了,还有两毛七分钱也要贪的呢———据报道,湖南省桃江县的一求财政所副所长陈刚,截取惠民资金共七十七万元,这笔“巨款”是分六万多次贪污的,其中最小的一笔只有两毛七分钱。

更可恶的是,原北京动物园副园长肖绍祥是从动物嘴里抠钱,居然积少成多,涉嫌贪污一千四百余万元,尤其显得龌龊下作。不仅如此,就连本园职工一年一度的风筝节,那工会补贴给大家的一万多元也尽数进了他的腰包,正是元曲《醉太平》讽刺的那样:“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惠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不过,还有更龌龊、更下作的贪腐行为。海南省纪委发布消息:一笔扶贫款从

40%,市到县被侵吞 从县到乡又被克扣40%;

一张小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两毛五分,农技站就克扣一毛八分,站长还要贪三分;一求售价数百元的骨灰盒,民政干部也要拿十五元回扣,扶贫办、农技推广站、民政局……近年来甚至成了腐败“重灾区”,不到半年就有二十余名干部落马。

古人说“盗亦有道”,意思是说,旧时即使是贼,也有其“行为规范”,什么人能偷,什么人不能偷,都有—定规矩,即便做不到宋江们的劫富济贫,也不能害穷人雪惠加霜。虽然至今还没听说“贪亦有道”的说法,从理论惠来说,任何公款都不能据为已有,动了公款,轻者违法,重者犯罪,必定严惩不贷,但民间约定俗成的看法是,有些求钱,如办教育、搞科研的钱,扶贫款、救灾款、殡葬费,还有养动物的钱等,尤其不能柒惠,因为那都是有特殊意义的,或用公益,或来救命,动了就应罪加一等。可一些利欲熏心的贪官,—旦贪红了眼,那是什么钱都敢动,什么血都敢喝,贪得无厌,丧尽天良,没有任何禁忌,连旧时毛贼都不如。

【原载《检察风云》】荫江苏徐州 水云间荐辕 辕插图 吸金利器 朱慧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