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Zawen xuankan - - 杂 文选刊 - 张晓峰

刚下课,许校长就找到我,让我去镇政府一趟,说马镇长有请。

马镇长去年才来我们这里任职,我和他非亲非故,算不上认识,唯一一次见面还是在去年教师节召开的优秀教师表彰会上。我被评为优秀教师,是马镇长给我发的奖。可优秀教师十几个,他怎么会记住我呢?问许校长,他也说不出所以然,只说去了就知道了。

到了镇政府,直奔镇长办公室。马镇长态度殷勤,忙着给我让座、倒茶、点烟,让我受宠若惊,同时好奇心大起。寒暄一会儿后,马镇长清清嗓子,一字一句地说:“张老师,找您来 是想请您帮我一个忙。”我赶紧欠身道:“您有事尽管说,我只要能帮上忙一定尽力。”

“是这样,我想让你给我当一天爹。”“啊?”我瞪大眼睛,思绪瞬间乱了起来。我得罪过他?没有啊。背地里说过他坏话?也没有啊。我在小说里讽刺了某个镇长,他对号入座了?有可能。

“马镇长,我写的小说都是虚构的,可没有讽刺谁的意思。”

“不是不是,跟小说没关系。我知道那是文艺创作,和现实是两回事。”停顿了一下,马镇长去去皱眉,表情似乎也有些为难, “是这样的。我是外省农村 出身,小时候家里很困难。我爹在煤矿工作,后来办了病休,去年过世了。我娘过怕了穷日子,想一直领我爹的退休金,就把他去世的消息隐瞒下来。可能矿上还是听到风声,最近说要来慰问我爹。事情是不能再瞒下去了,但我爹也不能说去世就去世,得先应付了这个慰问再说。之前在表彰会上见到您,您跟我爹长得特别像,您看……”

原来如此,我长出一口气,当即应承下来。

马镇长也松了口气, “得委屈一下您,因为讲话容易露馅儿,到时您就躺床上眯着眼一动不动,我们说您得了中风。这事只有咱俩知道,对谁都不要讲。这份人情我肯定会记在心里的,您放心。”

“当爹”之后,正赶上职称评定,许校长把全校唯一的高级教师名额给了我。有人半开玩笑半打听道:“老张,真看不出你还有大背景呢? ”“哪有什么背景,是领导看我快退休了,照顾我的。”场面话如此,心里话却是:我给镇长当过爹,这背景你们谁有?

【原载《检察日报》】

辕 辕插图 安排 毕传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