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脸

想不到,在这儿碰上家乡人了。” “我二十岁就嫁了过来,有些年没回去了。” “啥都别说了,我每斤再给你多加两分钱。” “那你不就赔钱了嘛,还是按说好的价吧。” “嘿嘿,赔不了的,实话跟你说,干我们这行没有赔钱的。羊毛出在羊身上,在你这儿赔点,我再从别家捞回来。” 奶奶瞪大眼睛,“怎么个捞法?” 壮汉得意地笑着,“办法太多了,玩秤杆子是咱的基本功,这样才能多 粮、少掏钱,卖粮的时候再捣捣鬼,一里一外还能不赚钱吗?我们挣钱不能单靠挣差价,那才几个钱呀。” 奶奶脸上已不见笑容,皱眉问:“你们对人家捣

Zawen xuankan - - 社会档案 -

爸妈从南方打电话回来,让奶奶把刚 的粮食卖了,奶奶说行。

那天,我在院子里做作业,奶奶从街上领进一个壮汉,跟我说:“这是来 粮的叔叔。”那壮汉散着怀,手里拿着一个测量湿度的仪器,把探头往袋子里一插,脸上露出笑意,对奶奶说:“就按之前讲好的价吧。”奶奶却好像不急于卖粮,把一碗温水放到桌上,招呼道:“不着急,天热,先喝口水。”

天还早,壮汉看奶奶这么热情,就坐到桌前,和奶奶扯起话来。奶奶问:“听口音,你家不算远吧? ”壮汉说:“不远,马头的。”奶奶笑了,“我说呢,哪个村的? ” “徐庄的。”

奶奶一脸惊喜,“是吗,我娘家是太平的,可惜家里没人了。”

壮汉挺高兴,“想不到

壮汉早说得忘乎所以,丝毫未觉出奶奶情绪的变化,“怕,咋不怕呢,可咱有办法呀。有一次,那家人警惕性很高,说要自己提秤,我说行啊。我还跟他说,你把秤提高点,再提高点。你知道吗,那一秤我又拐了二十多斤。他哪知道,我在袋子上留着一根白线绳,脚尖一踩,他提得越高就越吃亏,哈哈。”

奶奶听不下去了,起身把壮汉面前那碗水泼到地上。壮汉一愣,“咋倒了,我还没喝呢?”奶奶说:“脏了,进脏东西了。”

壮汉讪笑道:“那咱过过粮食吧?”奶奶冷冷地说: “不卖了。”

壮汉一脸尴尬,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啥,临走时忍不住嘟囔一句:“这老太太,真是说变就变。”

【原载《检察日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